【KT】Torment 01

新坑!

沉迷小熊貓無法自拔的廢柴:

理科老師光一X學生剛


==================================


困,困得要死。




這是堂本剛現在最直接的感受。




漫長的假期結束的前一晚上,第一樣要迎接的是什麼?是即將開學導致睡不著的興奮心情,還是不想上學結果臨睡覺前在床上百無聊賴滾了幾千萬回的懶散?




對於堂本剛,兩樣都不是。他要迎接的是疊在書桌上每本做了半頁也沒有的功課。




面對睡魔的控制,堂本剛埋頭苦幹,看著時鐘上的一分一秒不斷前進,好不容易在早上六點前抄完了向好友借來的各種作業本,打算睡一個小時再起來準備上學,誰知道再次睜眼時已經是七點四十五分。




堂本剛嚇得立馬從床上彈起來,以光速速度梳洗,連睡得翹了起來的短黑髮也沒時間整理,收拾好物品塞進雙肩包,換上學蘭踏上自行車,整個過程耗時了五分鐘,換言之,他現在還剩下十分鐘避過遲到的厄運。




四月初春,路旁櫻花樹盛開,風一吹,粉色花瓣零零散散飄落,有些黏在了衣服上,有些安坐在頭髮上,有些則聚集在地面,今天可說是個適合賞花的日子。




可惜堂本剛沒有這樣的閒情逸致,一路上直視前方氣喘喘踏著腳踏板,只希望能快一秒趕上在鐘聲響起前到達學校。轉彎後還有不到一百米便到學校門口,旁邊突然多出了一部自行車——是好友岡田準一。




正想說聲早安卻聽到悠揚深遠的“噹——噹——”,兩人對望一眼,加快踏腳踏板的速度,終於在關校門的途中成功溜進去。堂本剛和岡田準一看著數十名在校門外站著的學生,雙雙轉頭給對方舉了個大拇指,感受到的優越感好比剛剛打了場勝仗。




堂本剛會和岡田準一認識是因為兩人去年是鄰座,岡田是個比較內斂的人,偏偏堂本剛與此相反,很喜歡與人交朋友,不停於交談途中逗笑了岡田,再熟絡後發現兩人性格很合得來,漸漸地成為了親友。




按照去年的程序,開學首日全校學生會先到禮堂開學典禮,捱過校長長篇大論的開場白,聽過去年的各種活動報告,以及簡介今年將會發生的大事件,之後才回課室上班主任課處理班務,例如讓全班同學自我介紹,選班長等等,正式上課則要第二天才開始。




由於去年學校換了新校長,開始改革發展電子教學,分班表已在假期前一天傳到大家的電郵,不用像以前一樣堆在告示板,像個猴子左跳右跳也還沒看到自己就讀的班別。









早知道被分到不同班的兩人分別走到自己課室放下背包,再一起排在隊伍最後幾個,裝作若無其事地走進禮堂。




坐下沒多久,校長開始以他那輕微得用了麥克風也聽不清楚的聲量,開始談論今年各種大企劃,所以堂本剛才會覺得困。幾乎徹夜未眠加上剛才的體力消耗,還有校長催眠般的演講,堂本剛終是忍不住,閉上了雙眼。




本以為可以補個好眠,誰知沒睡了多久,就被坐在旁邊的岡田準一拍醒了,“幹嘛啊……岡田君……”堂本剛揉著雙眼,不情不願地睜開眼睛。




“開學典禮已經結束,要上去了。”




“什麼?感覺好像只睡了一會兒……完全睡不夠。”




“你已經睡了四十五分鐘了,幸好今天中午就放學,下午一起吃午飯,回家再補眠吧。”




“嗯……”




堂本剛雖然覺得昏昏欲睡,可他還是乖乖地跟著人潮回到課室。




“同學們好,我是你們今年的班主任,叫我金井老師就可以,我們現在開始處理班務吧。”




這位臉上蓋了厚粉、身穿輕飄飄裙子的班主任貌似是新來的,看樣子年資也不太高,剛才聽岡田講,今年新來的老師數量也不少。




“那我們現在先選班長吧,老師事先已經進行過抽籤,我們的班長就是4號和12號的同學,請兩位同學站起來。”




“哈?”










現在已經放學,堂本剛回想起剛才真是感到無奈,和隔壁班的岡田準一會合後忍不住吐苦水。




“她怎可以用這樣的方法來決定?正常不應該是同學提名再投票嗎?真是想不明白。”




“你就當是自己幸運吧,班長的工作應該不會很多,一年下來不會很難捱的。”




“話雖是這樣說……唉,別說不開心的事了,話說回來小井呢?”




“他說老師要找他聊一下,叫我們在禮堂前等他。”






小井的全名是井之原快彥,是名擁有迷人單眼皮小眼睛的帥哥,當然,這都是他自稱的。




小井本來是他們的師兄,因為過分貪玩,最重要的期末考試居然在家裡顧著玩遊戲機,忘記上學,結果要重讀一年,所以今年和他們一起念高二。三人認識是因為擺放自行車的位置很近,上下學經常碰到,腦電波相近的堂本剛和小井久而久之就混熟了,而常在旁邊的岡田準一也連帶著熟絡起來。




堂本剛和岡田準一站到禮堂前,面對面聊著天,等著在禮堂旁邊的教員室裡的小井趕緊出來,好讓他餓得要扁的肚子盡快解放。




堂本剛百無聊賴地到處張望,突然看到一名老師推門出來。




那名老師身穿墨藍色襯衫,黑色緊身長褲,外搭一件白色長衣,是實驗室裡常見的那種白大褂。




被樓層燈光映照在他那稍稍遮住右眼簾的前陰,出現了淡淡的褐啡色,可當沒有被燈光照到時,又變成了黑色的細碎短髮,令堂本剛分不清楚他有沒有染髮。




似乎是發現到堂本剛的視線,他抬起了稍微低下了的頭,修長的眉毛,緊抿著的薄唇,藏在黑框長方形眼鏡後的是銳利的眼神,頭上頂著的一片櫻花花瓣完全沒有為他增添一份可愛。他瞄了堂本剛一眼便繼續往前走,速度快得兩三步就走下樓梯,消失了在堂本剛視線內。




注意到堂本剛的呆滯,岡田準一出口詢問,“怎麼了?剛君。”




“剛才走過的老師,也是新來的嗎?”




“嗯,在開學典禮有介紹過,好像和你同一個姓,也是叫堂本。”




“是嗎?總覺得那老師,好兇啊。”




希望今年教我的老師不要像他一樣那麼兇,堂本剛這樣希望著。




可堂本剛沒有想到的是,多年後他仍會很清晰記得今天看到的景象,永遠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


這章其實很早就寫完,遲遲沒出是因為還沒想到標題


(つд⊂)ごめんね


這次是個常見的設定,可是希望能寫出不一樣的東西。


歡迎留言聊天~

评论
热度 ( 73 )
  1. 夜雪-瓷琉子沉迷小熊貓無法自拔的廢柴 转载了此文字
    新坑!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