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狼骑竹马来(1-9)

喜欢

咸鱼无匪:


 @甜味糖 点文竹马养成,回报你吃我安利,群里梗融合(2T哄孩子,少年光一为一起去东京,特意去京都站等刚,小道消息梗。)
——
————
—————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


(1、楔子)


中年光一常在想,多么得感谢身边这个喝酒的糟老头子.要不是这个嚷嚷让自己倒酒,还不停碎碎叨的叔叔,他这一生的轨迹都会改变。


“光一,来,我再跟你讲讲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风靡万千少女,人称浪里小白龙,云端之人…”喝醉的中居,完全看不出平日里风流倜傥的模样,跟居酒屋里的大叔简直一模一样,半睁着眼,手里拿着酒杯,不断的回忆过往。


“是啦,是啦。”堂本光一给叔叔中居倒上一杯酒,本来想走,却又是被拉到了椅子上,继续听着碎碎念。


“当时你妈送你到我这里的时候,你可只有这么一点大小,住在芦屋,还要天天去东京上课,说起来,还是因为你妈工作太忙········”


堂本光一趁着中居回忆往昔的时刻,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叔叔还在喝酒,大概一小时后回家,给你带小蛋糕。】


回信的速度很快,似乎回信的人一直都在玩着手机。【(〃'▽'〃)好,草莓小蛋糕。】


“那时候,木村那家伙总是早睡,喊他出来都是难上加难,加上他又要养着刚,也只有你陪我喝喝酒····”


堂本光一抽抽嘴角,望着这个老爷爷状的男人。话说就是因为叔叔总是不睡,逮着他非让一个未成年听他的辉煌事迹,他会养成熬夜的习惯吗?


要知道刚小时候,可是被木村叔叔养着,天天晚上九点钟就被哄着睡觉。


这样导致在高三那年的住宿时间,刚无法适应只能换宿舍,才让冈田准一这家伙临时插了进来。要不然他圈养了这么多年的小白菜,怎么可能出现冒出一头猪来拱,幸好自己发现的早,把危险扼杀在萌芽阶段。


“这么多年,还真没想到你居然和刚走到了现在,话说你原先还是刚的哥哥呢。果然!光一,你继承了我的行事风格,要么不干事,要么就直接来一件大事,社会,社会啊!让木村直接发通告让全堂本家的人追杀你·······”


堂本光一:“··········”他还是把这个老头子丢在这里比较好。


中居喝大了,还在不停的回忆着:“高中那年闹的那么凶,小刚又生病了,那一年你可是被木村天天瞪着,差点没直接用刀把你捅死,连我都被天天骂·····说是没养个好东西,从小就打刚的主意,拐骗无知纯洁少年。以前,老师还跟我说,光一是个天然呢,天然你妈~谁家小孩子有你会算计,为了一起上学,就骗家长,说是新干线坏了,非要乘京都线,还骗刚玩亲亲,喊哥哥玩······”


中居还想要诉说起以往的事情,说到了后面有些光一不愿意让别人听到的事情,立马一个手刀,让还在喝酒的老头子顺利卧倒在吧台上。


“结账。”


竖着耳朵听故事的老板咸鱼,本来还在期待着后续,被面前的男人一瞪 ,立马乖巧的让结账,笑的送客。


(2、中居叔叔)


1991年5月5日,东京天气很好,堂本光一被妈妈牵着到了车站,车站口站着一个挺拔的男人,戴着帽子,见到堂本喜代子立马是挥手摘了帽子。


喜代子妈妈碰着光一,让他上前打招呼,笑着说:“光一,喊中居叔叔,之后跟叔叔住在芦屋可是要乖,每天也要来上课。妈妈这几年要出国,这段日子你就跟叔叔一起生活知道吗?”


堂本光一抬抬黑框眼镜,稚嫩的小脸上是掩盖不住的丝丝紧张,局促的仰头看着这位叔叔,叔叔住在关西,平日里很少来东京,听说是关西那带的小混混,还是领头老大的那种。


不过看着叔叔这副装扮,也大概能猜出来不良的气息。裸穿紫色西装上衣,套着红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大了一码。要不是这张好看的脸,怎么看这种装扮,在东京都是在立马被人报警抓进去的那种。


“放心好了,我会督促光一,让他好好去上课完成功课的。”面前这个不良嘴里说着上课的字眼,明显有种画风不符的感觉,堂本光一大概看到了自己未来被放养的日子。


这样也不坏,毕竟可是自由自在的日子。


这样想起来,不由让镜片下的眼睛亮了亮。


“那我先走了哦,飞机要赶点了。”堂本喜代子看着手表,急匆匆的跟两个人告别。


“知道了,你快去吧。”中居笑得一脸纯良,跟着喜代子挥手,见着喜代子走了,才弯下腰,挑起嘴角换了副表情,不良笑着,用手捏了捏光一软软的腮帮子说:“喂!小子!以后跟了我,可是要乖乖的。”


这是堂本光一第一次被中居吓到,也是最后一次,等着他和叔叔住在一起后,才知道这人简直就是只猫,顺着毛撸就行。


而这种特性,以后也被另外一个人如此说。


“哦?光一很冷淡?不啊,他就像只猫一样,顺着毛撸就超乖的。”


真是让人想起一句老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什么样的人就能养成同样的孩子。


车站的列车来往,只是中居在等着另一辆车。


“叔叔?”


“嗯”中居正广挑眉,看着站在自己腿旁的小萝卜头,这还是小萝卜头第一次喊他。


“我们不是要回芦屋吗?”堂本光一看到开往芦屋的车已经离开一辆了,可是叔叔却没有要上车的意思。


“现在几点了?”中居明显提出个另外的话题。


堂本光一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电子表,犹豫说:“十点半了。”


“对啊,等我们到了,那就是中午,中午要怎么样?中午会饿要吃饭,所以我们先去蹭饭。”


“蹭饭?!”


中居理直气壮的点头:“对啊,蹭饭,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做饭?”


额·····堂本光一能赞同这点,不良穿碎花围裙做饭什么的,还真是想象无能,不过能把蹭饭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应该是和熟人才会这样。


接下来,中居一句话,直接让堂本光一差点没稳住身子。


“不过啊,上次去他家蹭饭,喝醉了跟他打架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撵出来,算了,到那里再说。不过,今天他好像也要接一个小孩子回家。”中居摸摸下巴,然后看着震惊的堂本光一继续说:“不用震惊,那个小孩跟你一样,也是爸妈忙着工作,正巧木村是他叔叔。”


“············”堂本光一无话可说,他震惊的是叔叔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去打过架的人家里蹭饭,还可能会被撵出来。堂本光一之前的人生里,可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


中居等待的车终于到了,堂本光一看到车头贴着开往奈良的黑色大字,深深的印刻在他的眼底,慢慢的进入心底,成为一个标记。


从此以后,奈良成为他最喜欢的地方,比起自己的家乡还要喜欢,因为他喜欢的人住在这里。


能养成自己喜欢的人的地方,肯定是个好地方。


(3、初见)


初见第一面,他是和中居叔叔一样,是被一个男人用扫把撵出来的狼狈样,幸好是那位叔叔的大部分火力,只针对中居叔叔,对他则是手下留情。


堂本光一站在战场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一个小孩子。


穿着红色的运动衫,上面写着24的数字,圆鼓鼓的脸蛋,点缀着星亮亮的大眼睛。


砰砰砰~


是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个女孩子真好看。


他十二年间,第一次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像是一汪清水荡漾在其中,忽闪着倒映星空洒下的星子。


“叔叔。”女孩子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是软绵绵的,搀着大量的奶糖一样。


堂本光一似乎都能闻到空气中的奶香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女孩子。脑海里只顾着炸开无数的烟花,喜悦而又庆幸。心里开满着大片的花朵,形成一片花海,泱泱不断的蝴蝶飞舞其间,每一只蝴蝶洒下的鳞粉在阳光下闪晶晶,让他快是被这股光刺的发晕,呼吸困难。


初恋。


一个美好的词眼,势如破竹的划破整个以往的人生,哗啦出现在仅剩点理智的脑海。


他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被中居拉进房间的,等着理智大约的恢复了过来,才发现四个人已经坐好成对排。


初恋坐在他的对面,对着他扬起羞涩的笑容。


“就是这样,所以我要带着光一生活,小孩子要营养啊,我又不会做饭,所以只能来这里蹭饭了。木村,别这样小气嘛~大不了,我让光一在这里洗碗擦盘子偿还。”


木村听完,扶额头疼:“你让个小孩子干这事,你作为个大人不羞愧吗?吃完饭,你给我洗碗!”


堂本光一歪头看着木村叔叔,长得十分好看,皮肤有点黑,像是喜欢外出的人。


“好了,我洗碗。两个小孩子先介绍下,话说你这小子,怎么刚才就一直愣愣的。”中居大咧咧的弹了下光一的额头。


木村看了眼中居的动作,略微的皱眉,然后给旁边的小孩,夹了一筷子鱼。


堂本光一被弹了一下,傻愣愣的一下站起来,弄出个大声音,立马被中居拉回椅子上吐槽又不是上课,更是不好意思的开口,少年未变声的嗓音同样带着一点点的奶味:“我,我叫堂本光一。12岁,初一,喜欢un····emmm喜欢物理和车。”


旁边那个小孩眨巴着眼睛,然后接着话说:“我叫堂本刚,12岁,小六生,喜欢篮球。”


“哈哈哈。”这会儿还是中居打破了尴尬,抹着笑出的眼泪吐槽:“怎么搞得像是联谊一样。”


反而是木村瞪了中居一眼,对着堂本光一笑了笑说:“你们姓还都是相同呢,要不是光一你住在东京,还以为刚家以前跟你家有来往呢。”


堂本光一摇头羞涩的说:“我也是关西人,只是前几年跟妈妈去东京生活了,不过我也没听说过家里有认识另外的堂本家呢。”


“那可真是缘分,要不定个娃娃亲吧。”中居一语惊人。


啪  !是擦桌布挥舞到中居脸上的声音。


木村嫌弃的骂道:“正经点,两个男孩子定什么亲。”


“什么?!”中居和光一异口同声的发出惊呼。


“怎么了?”木村看了两人震惊的模样费解,话说这两人不会都没脑子吧。


“我是男孩子。”堂本刚举起手软糯糯的发言。


堂本光一:··········


心里开放的大片花田,还没来得及怎么成长,只见一场暴风雨突然降临,把萌芽的小感情立马压抑回泥土之中。


这顿饭之后,两个叔叔是基本确定了两个小孩子的饲养方式。不,应该说是中居单方面确定了带光一蹭饭的路线。


有了光一在,中居蹭饭的理由更加理直气壮。


作为一个大厨,木村只想用勺子给中居糊上一脸饭。


他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至于堂本光一被中居带回家时,脑子还是晕晕乎乎的,虽然初恋是男生这件事给予了他一定的打击,但是后续两人聊天中,发现他们居然只差一百天的生日,而且还是在东京的同一所学校上课。


那所学校是直升学校,光一在初中部,而刚在小学部,所以两个人是从来没见过,也没听人说过另一个堂本的事情。


这样来说,木村看着略大成熟点的光一,又望了望自己要养的这个软白白易拐骗的小团子,点头同意做两份饭,让刚去学校带给光一,前提是光一能带着刚一起去上学。


两个大人都要上班。


对,不良也是要上班的好嘛,不要歧视不良,要不然他也没钱养孩子。


中居开了家居酒屋。


真是,名副其实。


当时,木村送着两人出门口,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光一,在京都站汇合,你那边方便吧?”


他是恨不得把堂本刚拴在裤带子上,他自己带着小白团子天天赶早班车上学也行,只是堂本刚不愿意这么麻烦着叔叔,所以要自己去上学。


一想到自己养的这个白团子,一个人,孤苦伶仃,寒风飕飕,走去车站坚韧求学,还有可能被拐卖。木村这心啊,就拔凉拔凉的。


若是中居知道,只想要吐槽,这大夏天的哪有什么寒风飕飕,你不会脑补太多了吗?!


堂本光一是连忙点头,郑重说:“不麻烦的,我正好也是去京都站,到时候我在那里等小刚。”


“这样,这样······”


“哎呦,一个小孩子又不会跑,怕什么,不是还有儿童手机。”中居是完全没有任何顾虑。


“你以为人都像你吗?小刚平时就身体不好,一个人去上学,我怎么放心。”


“不是有光一在嘛,我听他妈说,他都是一个人上学,带着小刚绝对没事。”


“叔叔。”堂本刚在木村的皱眉越来越厚时,拽了拽木村的衣袖,仰头笑着说:“我没事的,我也是大孩子了,而且还有哥哥在。”


“对。”堂本光一打了个激灵,听到哥哥这个词语,立马挺起了胸膛,郑重:“有我在。”


“好吧·····”木村口气放软,让中居立马敲定了这件事,拎着堂本光一的衣领挥手走了。


(4、计算光一)


其实,堂本光一说谎了。


从芦屋到东京是从新大阪站直接坐到新干线最快,可是他想要和小刚一起,所以才说京都站汇合更方便。


堂本光一睁着眼睛,看着昏暗的天花板,嘴角忍不住露出欣喜的笑容来。


他是哥哥。


是堂本刚的哥哥。


真好。


这是他搬来芦屋住这会儿遇到的最好的事情了。


他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小刚的。


(5、思春)


“喂,小子!我回来了··········”继而是酒瓶子的声音。


堂本光一默默的捏紧了被子。


他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个叔叔。


木村叔叔现在一定在哄小刚睡觉吧。


想想小刚撒娇不睡觉,然后穿着粉红睡衣,被赶上床,裹成一小团,只露出毛绒绒的脑袋时,肯定很可爱。


木村叔叔会不会跟小刚讲童话故事呢。


光一从小二就没看过童话故事了,对情节也只记得些什么白雪公主之类的。


说不定,现在小刚缩在被子里,听着木村叔叔讲着童话故事,然后迷蒙着大眼睛,打哈欠的模样,肯定更可爱吧。


堂本光一想象着画面,忍不住发出笑声来。


他的弟弟。


不,


他的小刚,


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男孩子,


就连女孩子都比不上。


“小子,你在妄想什么啊?笑的这么诡异?”中居踩着楼梯上来了,手摸索着开灯的按钮。


光亮下,堂本光一抿唇,僵直了身体,继而又是忍不住笑的弓着身子,把脸埋在了被子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然后被中居从被子里拎了出来,透亮的灯光下。


中居看着堂本光一,默默开口:“小子,你不会思春了吧?”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中居把这个思春的小子重新扔回了被窝里,用家长的身份想了想,又用不良的身份想了想,最后不良战胜了家长。


“光一,像我长着这么帅,不用追,女孩子就自动的上来,不过你现在长得还行,稍微展现点魅力,等会我教你几招,绝对让你手到擒来。”


堂本光一笑容消失,他就知道从叔叔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6、上学)


堂本光一心心念了一晚上,终于到了第二天的七点钟。他是匆匆的拿了片面包就出门,连中居说的话都没听清。


外面是清新的空气,鸟儿也在欢呼,周围的花儿竞相开放·····


其实就是个普通的早晨。


但是在堂本光一的眼里,那是一个美景,那是一个天堂。


他要见到小刚了,不知道今天小刚会穿什么衣服?昨天的运动衫露着白嫩嫩像藕节一样的胳膊很可爱,今天会不会穿上小裙子·········


打住!堂本光一停下脑子里的胡思乱想,乘着电车来到了京都站,翘首期盼着小刚。


“哥哥。哥哥。”远远就传来奶音。


堂本光一的目标一下锁定了,不知道平日里看不清的视力,怎么就在这会儿,直接锁定了堂本刚的位置。


今天穿的衣服:黑色棒球帽,粉红色格子衫,蓝色的牛仔短裤,白色运动鞋。


堂本光一上下扫描一下,把这些信息录入了大脑一个叫做堂本刚的文件,又在文件夹里新建了一个叫做穿着的文件,又在穿着的文件里新建了一个1991-5-6文件。


等着堂本刚过来了,堂本光一立马不受控制的牵住了堂本刚的手,软软的热乎乎的。堂本光一抿唇,维持着脸上的表情:“我们上车吧,我拉着你。”


“好,谢谢哥哥。”小奶音喊着哥哥,让堂本光一加重了手里的力道,把堂本刚紧紧的牵着。


早起上班的人潮很多,把两个小孩子涌到了最里面,靠着窗户。


堂本光一用身体挡着外面的人流,双手撑在车窗,弄出个小小的安全地带给堂本刚。


这会儿,两个人身高相同,直接面对面着。


堂本光一的耳朵有点发热,被圆溜溜的大眼睛这样看着,心跳是越来越快。一定是因为人太多,所以车内才有点喘不过气的,堂本光一不断在内心里说服着自己。


“哥哥?”


“嗯。”堂本光一难得的看了堂本刚的眼神。


“不舒服吗?”车内不停的晃动,堂本刚两只手只能拽着堂本光一腹部位置的衣服,两只手握成个小小的拳头。


“我没事。”堂本光一低头看着小拳头,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了。


他还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其他人,除了妈妈外。


“哥哥,今天木村叔叔做了午饭,有午餐肉、香肠、青菜、小番茄、还有茄子,可好吃了。”


“嗯?”堂本光一打了个激灵,从小拳头回过神来,镜片下的眼睛眨了好几下。


“怎么了?”


“我不喜欢吃茄子。”


堂本刚听完,歪头想了会:“那哥哥给我吃吧,我分点小番茄给你,这样就不是营养不均了。”


“哥哥?哥哥?你有听我讲话吗?”


堂本光一吸了下鼻子,猛地晃头,把刚才小刚歪头看着他的画面存储进了文件夹。


“我听见了,谢谢小刚。”


“不用谢,下次我让木村叔叔别做茄子了。”


“嗯,好。”


车子又是晃动了好几下,停了几站,车内的人流终于是没有那么多了,两个人才是坐在了椅子上。


堂本光一傻愣愣的看着堂本刚的书包,然后问:“小学的作业难吗?”


“嗯,好难的,不会····”


堂本光一立马自荐毛遂:“没事,中午我们一起吃饭,还有时间,我教你。”


“好的呀。”堂本刚眼睛闪亮着,望着光一笑的露出洁白的小牙齿。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嗯,虽然是第一天住进叔叔家,不过叔叔有跟我说故事哦,像妈妈一样。”


堂本光一露出个了然的微笑,果然如他所想,白团子肯定是穿粉红睡衣,撒娇听故事睡觉的!


??到底哪个地方让堂本光一脑洞开到了这里,这个无解。


(7、长濑智也)


到了学校,堂本光一纵然不舍也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白团子走了········留下他一个人站在中学部的门口。


“光一?上课了?你在看什么啊?”同班级的长濑智也猛地拍了下堂本光一的肩膀。


“没什么。”


长濑智也看着光一走进班级,那种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的萧索。


让他想到今天要上的课文:风萧萧兮易水寒,黑椒汁淋煎牛排。


等会中午出去吃牛排吧。


长濑智也点点头,同意着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8、想见你)


第一节课过去了。


第一节课的午间:


“光一,踢球去?”


“光一,中午我们出去吃呗。”


“光一,你发什么呆?”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站着一些女孩子?”


“光一!你不会有喜欢的女孩了吧?”


“我听说同年级B班那个优纪子对你有好感,你不会是跟她?”


堂本光一趴在桌上,看着门口远远处的小学部,看不清的小学部,重重的叹了口气。


第二节课过去了。


第二节课的午间:


“堂本光一恋爱了,和隔壁班的优纪子。”


“不会吧!”


“优纪子是谁啊?”


第三节课。


堂本光一看着手表:还剩四十分钟。


还剩三十九分钟零五十秒。


还剩三十九分钟零四十五秒。


时间还真是漫长呢!堂本光一摔桌!


第三节课后放学:


“才没有恋爱。”


“对,你们胡说八道。”


“光一君,你说啊?”


堂本光一看着门口出现的白团子,一下子所有精力都起来了,推搡着旁边的人,一步箭步冲上前:“小刚,你来了啊。”


堂本刚看了看堂本光一身后的一群人,有些费解,不过还是 拿着手上的饭盒还有书本:“哥哥,我们在哪吃?”


“我知道有个很安静的地方,我带你去。”堂本光一牵着堂本刚的手,离开了后面那群八卦的视线。


“我就知道没恋爱。”


“好可爱,光一的弟弟吗?好可爱啊!”


“光一,我们不出去吃牛排吗?”好基友长濑智也伸手,眼睁睁看着基友弃他而去。


(9、午餐)


“茄子给你。”


“小番茄给你。(*'▽'*)♪”


“这道题这样解的。”


“好难,不想学了。≥﹏≤”


“解出来,给你吃棒棒糖,我刚买的。”


“草莓味啊,,Ծ^Ծ,,,嗯,好吧。”


“解出来了!”堂本刚一下抱住了堂本光一:“哥哥真聪明。”


“还好。”堂本光一默默的回抱了一下堂本刚,露出一个笑容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要是中居看到,又是要说这小子思春了。


还在继续做着题目,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刚鼓起的腮帮子,舔着唇想起上次长濑带他看的小黄本,突然开口问:“小刚,棒棒糖好吃吗?”


“嗯,好吃。”堂本刚头也没抬的回答。


“我能尝尝吗?”


“可是,我吃过了(°ㅂ° ╬)。”这会儿惊讶的抬起脸了。


“没关系,我就舔舔。”


“好吧。”堂本刚忍痛的把棒棒糖的口水舔干净,递给 堂本光一。


堂本光一舔了一口,好甜,草莓味的。


“好吃吗?”


“好吃。”


“那我下次也买给哥哥吃吧。”


“不用了,我·······嗯,好。”


 

评论
热度 ( 166 )
  1. 夜雪-瓷琉子糖本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