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s…いつもそこに君がいたから Ⅱ 01

Erika:

一如往常,是个很安静的清晨。

前一晚过于紧张,真正入睡已经是后半夜,而现在,房间的主人整个人几乎完全埋进了柔软的被褥里,把自己紧紧包裹成一个茧。

闹钟在此时突兀地响了起来,打破一切宁静。

睡得头发乱糟糟的人艰难地从被子里伸出手,乱摸一气够到了发出噪音的源头,熟练地按下某个键,满意地重新获得了安宁。

可是让人能够好好享受睡眠的宁静维持了不到五分钟,闹钟再次尽职尽责地响了起来。

想要再次伸出手去,身旁那个被吵醒的家伙却比他还要不耐烦,闭着眼睛看都没看,抓起闹钟直接扔到床下。

如果他还醒着,就会记得这是堂本刚去年从一家小众工艺品店里淘回来的,抽象派的外表和实用性完美结合,说不上爱不释手,也绝对不属于可以随随便便往地上扔的范畴。

这位的力道要精准得多,扰人睡眠的机械直接四分五裂,再也无法提醒自己的主人今天是个多么重要的日子。

有些过于安静了。

埋头暴睡了一阵,察觉到有什么不对,还不算太迟钝的少年打了个哈欠,首先试图挪开横在自己腰上那双手,没成功,啧……

于是他只好努力伸展身体去拿放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被唤醒的屏幕上显示出残酷的数字,少年发出一声惨叫,几乎与此同时看到了碎得极具艺术感的闹钟的尸体。

“堂本光一!!!”

打了大半夜游戏的人迷迷糊糊地睁眼,甚至还没坐起身,随即被人狠狠甩开了手。还没有把时差彻底倒过来的会长先生敏锐地感知到了大事不好,戴上眼镜看了眼时间,跟着发出一声惨叫。

五分钟后,相差十岁的两位堂本先生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钻进了法拉利——没办法,年纪小的那位也不想这么高调,但他们已经迟到半小时了,如果不想坐这辆昂贵的座驾,那么他很快就将面临缺席自己大学毕业典礼学位授予仪式的窘境。

艰难地就着牛奶胡乱咽下临出门前他的监护人半强迫半哄骗塞给他的面包片,还没等少年喘口气,年长的那位堂本先生毫不犹豫地提速,红色的法拉利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早知道就不要住在离学院那么远的地方了。

一脸无语地下车整理衣装,少年默默开始反省,原来租住在今井隔壁的那间公寓并没什么不好,只是磨不过隔段时间就要从东京跑过来的会长先生,在第一个学期结束之前,他终于还是答应了光一,从那里搬出来,住到了稍远一些但是空间更大、私密性和安全性也更好的高级住宅区。

既然确定了关系,两个人就必须对彼此做出一些妥协。他想要自由的生活,却也不是不能理解在涉及他的人身安全的问题上光一如此谨小慎微。毕竟对方身份特殊,而自己几乎是他唯一的弱点,前车之鉴摆在那里。

但最近他开始反思,这样是不是也纵容了光一,一逮着工作比较少的机会就从东京直接飞过来,全然不顾坂本先生紧随其后的电话轰炸。

想着想着就不禁笑出了声。

三年时间过得很快,也托了这家伙的福,预想中长久分隔两地的痛苦并没有太明显。他扭头去看正在停车的会长先生,刚才光一直接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这里是VIP区,空荡荡的大片空间里只有寥寥数辆高级轿车,出去转个弯就是举行毕业典礼的礼堂,完美避免了要从校门口跑进来的狼狈。

这一天将是堂本刚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天,无论如何,他们两个都不会希望以狼狈开场。

光一陪他一起来了,特地提前结束了工作从东京赶来,不管是作为监护人还是男朋友,在这样的日子,他想自己不该缺席。但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早上的小意外让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险些搞砸的沮丧,从刚才起就一脸做错了事的表情。

三十岁的堂本光一,本质上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堂本刚悄悄瞥了眼身边的男人,目光留恋地爬过他的眼角眉梢,一时之间有些舍不得移开视线。他们出来得匆忙,会长先生的头发来不及好好定型,栗色的发丝只是被朝向一旁简单利落地梳起,露出额头和精致得有些过分的眉眼来,就已经显得他整个人足够英气而挺拔。

这样优秀的人,是属于他的。

险些迟到的不快被轻易冲散,少年穿梭在人群里,突然意识到会长先生简直像个不安的孩子,紧紧跟在他身边的样子有点可爱,忍不住就心下一软,牵起了他的手指。

他们进去的时候仪式已经进行到一半,筱原一眼就看到了这两个人牵着手进来,做了个夸张的动作捂住眼睛表示没眼看。当年那场设计大赛后,架不住她的一再追问,刚只好全盘对她坦白,但光一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明明年长了好多,每次见她调侃堂本刚都要把小姑娘怼到怀疑人生。这会儿见了光一她当然是见好就收,把他们领到了座位上。

所幸只需要在台下等候,被叫到的时候再上台去,刚问了筱原才知道她已经领过了,少年来不及茫然失措就被叫到了名字,感觉手指上的力道突然消失了,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寻找会长先生。

光一在距离他半米的距离,笑着轻轻将他推向主讲台的方向:“去吧。”

堂本刚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站在大礼堂的台上,年迈的教授讲述着对他这三年时光的肯定,以及对他未来的美好祝福,他礼貌地低下头去,完成了一整套仪式,随后与教授告别、返回台下。

从教授手里接过毕业证书的那一瞬,他悄悄往台下看去,和会长先生对上了视线。那个人目光柔软,仅仅看着他就像在表达无声的支持。三年时光好像白驹过隙,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重量落在他手中,代表着那么多的过去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

是结束,也是新的起点。

他终于拥有了一样真正属于“堂本刚”的东西,不是作为近畿会的少主,而是那个曾经被他下定决心抛弃的、属于堂本刚这个人的“自我”和“未来”。

他恍惚着想了很多。重新成为“自己”后,他有很多计划迫不及待地想去尝试,无论绘画还是设计。他会有自己的事业,这样的认知让他感到既兴奋又期待。

堂本刚转过头去,找到捧着企划书的筱原聊了起来,自从那次设计大赛后,他们尝试着给自己做的衣服拟定了一个厂牌名,在学院中也小有人气,颁发证书的时候教授还特意问起,似乎对此非常感兴趣。

所以他并没有发现,站在身边的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

少年终将会长大。

堂本刚没有按他预期的样子成长,虽然更多的是感到骄傲,内心某个黑暗的角落,多多少少还是感到了一点失落。

这个世界充斥着太多奇迹和冒险,远比留在他身边要来得精彩。

三年来他亲眼看着,渐渐地,堂本刚有了全新的伙伴。全新的生活,不久的将来,他或许会有自己的事业——毕竟对方向自己明确过不会再继续担任近畿会的少主。

幸运的是他终究选择了和自己在一起,但同样坚定地,少年确定了那不是他要的生活。只有这一点,堂本光一无法欺骗自己。

那么,真正面临这一天到来的时候,自己为什么还会对早已知道的后果感到害怕呢?明知道只是徒劳,却还是选择一次一次从东京飞到巴黎来,想要亲眼见证什么,又或是想要推翻什么?

他们相差了十岁。

那孩子现在是一个成年人了。

等他见过了足够的风景,遇见了更多的人,还会选择站在自己身边吗?

人群已经开始渐渐散去,会长先生百无聊赖地靠在墙边,注视着还在热烈讨论的两个年轻人,莫名涌上一股挥之不去的烦躁感。

打断他关于要不要干脆抽支烟的思考的,是来自身后的某个苍老的声音。隔了三年,地道的法国人说着生硬的的日语听起来依旧很别扭,语调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熟稔和惊讶。

“堂本先生,您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您好。”

“您好。”

和他一起愣住的,还有同时向学院理事长做出了相同回应的少年。少年不可置信地回头看着会长先生,花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堂本先生”到底指的是他们之中的谁。

僵硬地保持着想要伸手从口袋里拿烟的动作,关东黑道几乎无所不能的近畿会会长,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糟了。

tbc.
—————————————————————
如果说第一部是保护和被保护、
未成年和成年人的恋爱故事
第二部的初衷是写过度保护和想要自由的矛盾
以及小少年尝试着反过来支持和保护会长、
成年人和成年人之间的恋爱故事
看文方便可以订阅本文tag~
晚安(*^__^*)

评论
热度 ( 196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