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TheRedLight Ⅰ(上篇 华灯初上)

堂本和树XD:

黑道au
虽然有试读篇的部分但是我确实更新了!!!


退出艺能界掌管黑帮的51x表面是作家回国帮养父报仇的244


不能靠近的爱恋


*有R18注意


*合约情人注意


*可能会ooc注意


灵感来源红灯的歌词和曲风


有一丢丢2top的剧情


本篇是清水剧情向


下一章才有H


、、、、、、、正文、、、、、、、


Ⅰ思いの向こう


1


堂本光一,年龄22岁,职业人气偶像。


或者说,前职业偶像。


自从被拍到参加堂本组左龙头堂本清志的葬礼短时间登上各大报纸论坛的头条后,外界对他的身份众说纷纭,本人和事务所一直没有回应。


直到一周前,堂本光一身着黑西装走进堂本大楼,几个小时后再走出来时左耳上佩戴上一没耀眼的鹰型耳坠,他站在门前,曾经是偶像的身份让他保持着官方的微笑。


“本人堂本光一,即日起退出艺能界并专注于堂本集团的工作,对事务所及相关公司造成的违约会进行赔偿,并对粉丝们表示抱歉,如果有机会会正式与大家道别,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爱。”


镶着烈红宝石的鹰型耳坠正是堂本组左龙头的象征。


堂本组是近年来非常活跃的黑帮,分为左右两院,左院负责见得了光的正经生意,工作范围以堂本集团大楼为中心,主要是经商,和政界人物也有不少往来;右院负责灰色地带的交易,行踪不定神出鬼没,做事干净利落不留痕迹,也是因为这样还有一些帮派小众质疑从不露面的右院是否真的存在,甚至不识好歹地挑衅,这样的人最后都不见了,像是从人间蒸发了,此后再也没有人小看堂本组的实力。


 


“堂本清志不是自然死亡吧,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堂本光一错愕,但是被闪光灯和各路媒体包围着,他没有找到这个问题的主人。慢慢烦躁了起来,已经没有耐心应付媒体的八卦问题了,转身走进堂本大楼。


 


顶层社长办公室。


烟气缭绕,透过厚厚的防弹玻璃几乎能鸟瞰整个东京。


“恭喜新社长。”长袖白衬衫也盖不住延伸到手腕上的和风文身,盘旋在右耳上的蛇形耳坠发出幽幽绿光,真的像活过来了一般看得人心里发毛。


“父亲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现任左龙头堂本光一和堂本江是父子关系。


“你放心坐在这个位置,交接工作中居会处理好,尽力配合他就行。”


“父亲,清志伯父的死因查出来了吗?”其实光一也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堂本清志的死因对外宣称是疲劳过度身体超负荷,但是他身体上的伤痕和咽喉查出来的毒药都暗示了这件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但是刚刚那个人是怎么知道的,风声走漏出去了可不好。


堂本江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语气低沉了许多,甚至掩面忍住泪意。


“清志他,还在调查中。”毕竟是兄弟,兄弟过世了自己怎么可能不难过。


“那Tsuyo呢?有消息了吗?”


十岁那年就失踪的堂本清志养子,左龙头这个位置本来就应该是他的,十岁那年失踪后堂本光一就一直在寻找他,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一丝他的踪迹。


“那么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就算是找的回来也不一定管得了组里的事情了。”


“但是,”堂本光一在意的不是这个左龙头的位置,“算了。”


堂本江知道自己儿子对那个失踪的孩子有多上心,他也知道这么多年来儿子一直没有放弃去寻找他,但是自己已经用尽所有手段。线索却总在关键的时候戛然而止,就算是他也无能为力了。


“清志和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不用担心,有线索了会告诉你的。”


 


堂本江走后,堂本光一正式开始堂本集团社长的工作,说真的,堂本光一听中居给自己阐述堂本集团和各界人物的来往关系时也没想到堂本集团背后有那么多政界大手的撑腰。


“堂本集团除了普通的商业来往背后也会进行一些暗箱操作,认识政界人物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中居早就见惯这样的事情了,“你父亲那边就是赌场和花月场所了,还有一些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的。”


中居说的不错,堂本光一一点兴趣都没有。


“有钱的事情基本都可以做,唯一不做的就是贩毒和人口贩卖。”


中居是陪着堂本清志和堂本江走了一路的人,现在是堂本集团的副社长,除了左院,自从木村走了之后也有接手右院的事情,多数生意他都有参与。


人口贩卖,堂本光一对这四个字恨之入骨。


 


从中午一直到傍晚,堂本光一看资料看到精神都要衰退了中居才肯放过他,塞了一叠资料总算肯放他走了。


“我觉得你会对这些资料感兴趣的。”


对于堂本光一失去堂本刚的痛苦,中居何尝不明白,遥遥无期的等待到底有多磨人,望眼欲穿那人也不在灯火阑珊处。


堂本光一看到低头沉默的中居,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了。


有些伤口是不需要别人揭开的。


堂本光一脑子里还是复杂错综的人际网络,理解复杂的人际关系还要懂得运用各种关系达到共赢的局面,比唱歌跳舞要难得多。而且一意孤行放弃黑帮少主的身份做了练习生出道,是希望Tsuyo或许还能看到自己,为了一点渺茫的希望他也不觉得苦累,只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不得不终止这个计划。


 


“.…..”


堂本光一的住宅在堂本组旗下的一片郊区,周围有灌木丛林围绕,还布满陷阱和人手全天候巡逻,堂本组的高层基本都住在这一片高级别墅区。


外人想要进来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所以趴在自己门口地毯上睡着的男孩子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哪个恶趣味的人故意安排给自己庆祝上位也不应该是直接扔门口吧……


一边郁闷一边打给了恶趣味十足的中居。


“我门口这人是你送来的吗?”


但是这回真的不是中居的错,赶紧接通值班的长濑。


“那男孩说是光一的男朋友,身上也没有武器,我们哪敢不放啊。”


“请问你跟了我那么久,我堂本光一带人回来过吗,我有时间谈情说爱吗?你是不想干了吗?”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但是那男孩确实是你的口味啊。”


长濑跟了光一很多年了,除了工作关系也是非常铁的朋友,他知道光一男女通吃,也确实知道堂本光一大概会喜欢的类型。


监控里都能模糊看见的小圆脸大眼睛水嘟嘟的嘴唇。


光一的择偶标准没错了。


“算了,下不为例。”


低头看了一眼熟睡的男孩,只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的视线。


眉眼似一位故人。


想不起来是谁了,只是隐约觉得这幅睡脸令人安心。


确实很对自己胃口。


蹲下身拍了一下那孩子还有点婴儿肥的脸,软乎乎的,抖了抖睫毛才慢慢睁开的眼睛,琥珀色的瞳孔里有自己的身影。


一定在哪里见过吧,一定在哪里见过这双眼睛。


“光一先生!”总算认清眼前的人,一下子蹦了起来。


怎么就睡着了啊。


“请问我男朋友为什么要谁在我家门口呢。”


堂本光一的上目线紧紧盯着自己,墨一样的眸里看不出喜怒,细长的眼里似一潭死水,怎么看都觉得悲伤。


但是他比照片上还要好看啊。


喉结上下吞咽了一下,努力忍住自己的痴汉属性。


等等,男朋友?


光一看到他错乱的小眼神觉得挺好玩的,故意想逗逗他。


“胡编乱造的谎话传到本尊耳里了啊,不过我怎么连我男朋友是谁都不知道呢。”


“抱歉!你,你好,我是东京大学文学系的交换生Cheri。”慌慌张张从包里掏出一张学生证。


堂本光一饶有兴趣地接过学生证,证件照里鼓着腮帮子有点别扭的表情。美国的交换生为什么长了一张亚洲人的脸,还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我想写一篇关于日本黑道的小说当做毕业作品。”


“日本黑帮可不止我一个,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是你的粉丝!也是因为你才来日本的!”


“那你想怎么办?”


“我可以跟着你工作吗?”Cheri的褐色的瞳孔里写满了期待,和以前那个小豆丁拜托自己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虽然他确实很可爱,也没什么攻击性,但是堂本光一始终是不敢随便留人在身边,而且在现在不稳定的局势下更加不能被有心之人算计了。


“不可以。”


八点多的夜幕已经悄悄浸没了这片荒芜的郊区,这个时候想从这里回市区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堂本光一始终不敢正视那双像极了Tsuyo的瞳孔里透露出的失望,迅速打开家门钻了进去,想了想还是透过门缝说了一句。


“我的司机可以送你回去,就在门口,你去找他吧。”


 


 


 


2


他关上门后没有看见Cheri瞬间变得冰冷的五官,毫无表情颇有几分独裁者的气势。


“有点棘手,不用来接我,别打草惊蛇。”


“那少主请自己保重。”


“嗯。”


Cheri,原名堂本刚。堂本清江失踪的养子,销声匿迹多年此番再次回国目的只有一个。


杀了堂本江。


为了这个目标,赴汤蹈火九死不悔。


在收集了很多资料之后堂本刚还是决定向堂本光一下手,说实话堂本刚是真的不想这样做。


堂本光一,这个名字好像在他的心里扎根了,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会对他又这样的感情。


突然就雷声四起,诡异的闪光划开那一道太过安静的深蓝,也划开了一道愈合不了的伤口,淅淅沥沥的雨点砸在地上碎开了很漂亮的透明,然后又消失,深埋在土地中。


阴湿的水气夹杂了树叶和泥土的新鲜味道化不开似的弥漫在空气中,但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放松。


很多年前这样的雷雨天是鲜艳到近乎发黑的红色,是永远洗不掉的铁锈味,不禁颤栗起来缩在屋檐下,想什么也没有办法消除梦魇。


堂本刚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居然害怕雷雨天。


不禁自嘲着,埋在双腿中间的脸却不知不觉被沾湿了。


是泪吧,没有办法控制的泪。


 


细密的雨点忽明忽暗的窗外,堂本光一也无心工作,他想到了害怕雷雨天的堂本刚,又想起那个只剩下残影的夜晚。


头疼欲裂,中居给的资料是关于堂本刚的所有事情,资料上的照片早已模糊泛黄,可是那个孩子的笑脸实在太令人难忘。


到底,到底你在哪里。


资料上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索性放了一池冷水让自己在冰水里冷静下来,吞了两片药,头发还没吹干就睡了下去,枕头上湿的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液体了。


是泪吧。


 


在梦里,堂本光一梦到了他的Tsuyo回来了,Tsuyo还是印象里那样笑的露出两排内敛的牙齿,他的眼睛是会发光的。


一抹笑意居然勾上了嘴角。


“喂,我好早之前就想和你说了,我喜欢你。”


有了药物的帮助堂本光一的睡眠质量还是得到了保证。


在门口蹲了一晚没睡的堂本刚,那股化不开的水气已经浸湿了他的身体,体温持续升高,就连眼睛都没办法睁开了。


昏昏沉沉了一晚,偶尔会看到一个细狭的笑眼,大概是幻觉吗。


 


早上九点按时晨跑的堂本光一打开门就看到了一直在发抖的Cheri,毫不意外地想起昨晚梦里那个人。


明明不知道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危险,现在的大脑已经停止了计算,横抱起昏睡的Cheri。


昏昏沉沉感觉到身体被抬起来的失重感,闻到有点熟悉的味道。


“拜托了,怎么样都好,请让我留在你身边。”急速升温的大脑无法组织漂亮的场面话,只是把自己的目的赤裸裸地表达给对方,也不管他是不是会怀疑自己的目的。


“好。”


堂本光一只感觉那个请求很暧昧,并没有想到留一个“陌生人”在身边是有多危险的事情。


没想到他就这样答应了,任务完成的堂本刚忘记了防备居然就安定地睡着在目标近在咫尺的心跳声中了。


 


昏睡了两天再起来看到堂本光一捧着电脑在床沿看着什么,伸手拽了一下他的衣角。


“醒了?”


“嗯……这是光一先生的家?”


“别动,再休息会吧。”伸手帮他掖好被子,无意识擦到他发烫的脸。


“那我,可以跟着你了吗?”


“好起来再说。”


“好起来就能跟着你了吗?”


堂本光一垂眼思索了一阵,鬼迷心窍地心软了。


“在我身边的话,只有加入堂本组才可以。”


“嗯……”得到了应允的堂本刚迷迷糊糊中又睡着了。


堂本光一暗自懊恼,怎么就答应了这个无理的请求。


事后才知道反悔可不行。


 


“下周Cheri会去参加审核,你负责他,走个形式就好。”


“谁?”


“门口那只流浪猫。”


“啧……知道了。”


对于堂本光一的事情长濑并不想多问,以免又被闪一脸还要被骂。


 


堂本刚烧退了之后就被堂本光一塞到车上送回学校了,说是怕他耽误学业,其实是因为再看到Cheri病恹恹地待在自己的床上懒洋洋地晒太阳,堂本光一就快要失控了。


“一周后你还想跟我就去堂本大楼找长濑审核一下。”


堂本刚知道大概都是表面功夫,加入堂本组才能够正大光明地站在他身边,堂本光一的心思还是很细腻的。


也不是什么坏事,在组织里面的话应该能够抓住一点线索。


 


一周后准时赴约,堂本光一自认为交代得很好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长濑请假了。


今天审核进组的是右院的打手。


堂本刚刚进房间就被那个脸上带刀疤的凶狠男人擒住手腕不能动弹,本来是想隐藏实力决定忍忍疼就当做苦肉计了,只是假装伸手软绵绵地抵抗,但是那个打手并没有一点假动作,每一拳都是很扎实地砸下去,出拳的速度太快了堂本刚敷衍地手势根本抵御不住,不用多久皮肤上已经出现了或紫或青的颜色,堂本刚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直到那个男人手里划过一道银色的光,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刺向太阳穴。


他举起那把锋利匕首的样子手臂的弧度,脑内风雨大作的堂本刚几乎没有思考就已经弯下腰用膝盖用力一顶那人的腰,打手吃痛腰弯成虾子的曲线,堂本刚趁机拿住他的手臂往后,手被向后折到极限使不上力气,轻易就能取下那只有点吓人的匕首抵在他下颚柔软的地方。


暴风雨还在脑里下个不停,吹散了那些叫做理性的树枝,匕首冰凉的触感在手臂上留下了血的印子也没发现,看到那人脖子上雨水一样的汗滴突然没办法动弹,就这样架着颤抖的手却不能动弹。


怎么会这样啊。


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这样。


就这样在那个打手惊讶的目光中蹲了下来,手臂上的伤口渗出的血把衣服染成了玫瑰的颜色。


忘了些什么,只能哭泣了。


 


刚结束会议的堂本光一本来以为堂本刚已经在自己办公室等着了,但是中居告诉他今天长濑放假。


“你怎么回事?”一边对着手机那边怒吼一边奔向地下室。


“是你爸安排的。”


踢开那道铁门,堂本刚正蹲在角落里,手上还紧紧握着那把沾了血的匕首。


一点也没有迟疑冲上去抱住了那小小的一团,从衣角撕开一块布料按住那块冒着殷红的伤口,拍拍他的背就像在安慰那一个晚上的小孩子一样。


他身上的伤痕看的堂本光一眼都红了狠狠瞥了一眼那个打手,那人就很识趣地退下去了。


“没事了,没事了。”堂本光一只是呢喃着无数软话,“我们回家吧。”


我们回家吧。


那个血红的雨天他也是这样说的。


“我通过考核了吗?”在堂本光一的怀里渐渐恢复意识的堂本刚还在思索任务完成了没有。


堂本光一抱着自己的力度又重了几分,要让他加入堂本组恐怕是不可能了,堂本江肯定已经开始怀疑Cheri的身份打算斩草除根。


“没有。”


“诶?我都这样了还是不可以吗……”


“还有一种办法。”


“签一份合约。”


“嗯?”


心里还有一堆问号堂本光一已经是不容拒绝地抱起自己。


 


 


 


3


顶层的风景确实是美的惊心动魄,但是堂本刚还没有来得及多看几眼就已经被堂本光一放在沙发上。被他优美的背部弧线挡住了视线,看他在柜子里翻了半天。


本来以为他要给自己包扎一下,没想到他只是递了一份文件过来。


还有点紧张是什么,但是看到内容就笑了出来。


[情人合约]


这是什么鬼啦。


“光一先生难道早就想好了吗。”


早就想好什么的,也不是,只是如果堂本江介入这件事的话Cheri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加入堂本组的,但是如果要留他在自己身边这样的方式才是最安全的,既能保证他的安全也能够方便自己查一些什么。


比如说Tsuyo和Cheri的关系。


“那我签了这个就要和光一先生h吗?”漫不经心地说出直接的话,一边随手翻着合约一边翘着自己的小脚。


“诶?”


堂本光一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呆呆的看着前面这个纯真脸庞,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根,虽然说是情人合约但是完全没有想到要做情人该做的事情。


“嘛,黑道大佬的小情人应该也是挺受欢迎的题材。”


“其实我们换一份合约也行。”


“那我要是想要这个呢?”故意坐起来在堂本光一耳边吹气。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的堂本光一乱成一锅浆糊小声嘟哝着,“所以你签不签?”


“我签哦。”


说完笑眯眯地从堂本光一的外套里摸出一支笔,在甲方的空白处认认真真签上E.Cheri。伸进自己外套里的小手让堂本光一感觉到一股电流流过全身酥麻得不得了。


吞咽之后接过那支笔在乙方的位置签上堂本光一。


签完之后感觉到脸颊上被一片柔软的触感侵犯了,自己新鲜出炉的情人已经给自己送上了一个吻。


合约正式起效果了。


“回家吧。”


住在堂本光一的家里也是合约的一部分,大概也是什么保密措施吧。


意外纯情的堂本光一此时已经红透了脸,开起了同居的脑洞,傻笑已经出卖了他心里的想法。


“稍微收敛一点啊。”


“咳咳。”


拽起堂本刚的手就想带回家了,要是能够一直把这样可爱的小动物圈养在家里也不是什么坏事。


“诶诶疼疼疼你松手!”


“抓稳了。”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份合约签完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是情人了。


空气中活跃着暧昧的分子。


 


刚刚那一吻只是环境所致的一时兴起,绝对不是因为别的原因。


一定是这样的。


反正也不是本名,玩腻了可以随时毁约。


不过计划好像意外地很顺利啊。


 


信号灯突然变红,但是堂本光一一直盯着副驾驶那个人嘴角翘起来的幅度并没有注意到。


“红灯了哦。”


 


Tbc
感谢阅读!欢迎评论!欢迎点梗!欢迎催更x

评论
热度 ( 86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