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航海日记(双A)01—06

你猜猜我是谁呀呀:

AU  船长51 X 海洋学副教授24


KKL。双A,强强


ABO设定可能到中途就形同虚设。专业知识和ABO知识储备极不充足,极有可能有BUG。但我还是…动笔了。


道草之后,又想写三十代的FTR,试、试试看吧。【心虚点烟】


———————————————————————————————




01


 


   八月十二日,温哥华港。


 


   尽管正是盛夏时节,正午的太阳依旧对这个高纬度城市手下留情。海风习习,撩过女孩的长发,吹跑男孩的帽子。有淡淡的咸味被带起来,想多闻一闻却转瞬即逝。而你并不懊恼,因为很可能已经被成群的海鸟吸引走了注意力。


 


   白莺丸正停泊在港口准备出航。


 


   通体雪白的船身在阳光下发着威严炫目的亮光,唯一被漆成乌黑色的刀锋形船头却无言地昭示着他的气派。近三十年里诞生的科考船中,白莺丸无疑是最漂亮的那个。


 


   未来两个多月里,这艘由多个国家联合投资所筑建的白莺丸,将搭载着这些国家的海洋研究工作者从温哥华出发,进行每年最令人期待的科学调查。垂直向南再陡然往西,九月初途径火奴鲁鲁顺路去参加海洋学会,十月初抵达东京湾完成使命。


 


   十八个样本采集点资源丰富,幸运的话可以出一篇好文章。加上是条还算平和的航路,这条线在做海洋的这一行里口碑不错。更何况借的是相貌堂堂、设备齐全又经验丰富的白莺丸的东风——出海的群发邀请邮件刚刚洒向全世界,想上船的人已经挤破了头。


 


   也因此,现在正在码头等待上船出发的科学工作者们,心情特别好。有开了滤镜自拍的女学生,也有互相做着自我介绍的不同国度的学者,一派平和风景。


 


   但堂本剛,明显不属于他们。




   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已经消耗了太多堂本剛的体力,更何况他还恐高。刚下飞机又连轴搭车来到港口,不知道自己叫的那个uber司机什么毛病,信息素和车速一起飙了一路,味道呛人的连身为Beta的自己的学生今井翼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可能是把自己当成Omega了吧。堂本剛按了按还灼灼烧着疼的太阳穴,有些懊恼又自嘲地想。


 


02


 


   “老师,您好点儿了吗?”今井翼有点担忧地看了看堂本剛煞白的脸色,主动接过自己老师身上那个虽然很小但是死沉的背包。堂本剛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眯起眼睛看了眼远处熠熠生辉的白莺丸,有些抱歉地笑了下:


 


   “对不住啊小翼,你也去他们那边跟着一块热闹热闹,”话才说了一半,猛然一阵头晕袭得堂本剛眼前虚了一下,他连忙掩饰地喝了口从飞机上带下来的水,“……我还好。”


 


   今井翼干脆地摆摆手。第一次出海,尽管心里满是好奇和兴奋,可是恩师那实在让人放心不下的身体状况还是让他强忍住了和别国学生交流一波的冲动。尤其是他和堂本剛身边的那一群金发碧眼的同龄人,身形颀长还散发着特别好闻的味道,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


 


“俄罗斯,”堂本剛柔声解答了他的疑问,“俄罗斯做食物链这一块做的很好,几十年前做食物链出名的那一篇文章,就是从白莺丸出来的。”


 


   正说话时,一个肤色黝黑的男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在堂本剛身后拍了一把,“又在给学生科普呢小剛?真不愧是海洋达人。”


 


“谈不上科普,只是觉得翼应该知道。海洋达人的话…反倒是Gusan,等一会儿出发交流会完事知道了你在船上,”堂本剛晃着脑袋fufu笑了两声,“毛子再厉害还不是抢着要蹭你欧气。”


 


   这样一讲,今井翼瞬时反应过来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山口逹也——可以说是日本海洋学术界的欧皇了。可是只在网站上看过照片的今井有些诧异,怎么都不能把相框里那个面皮白净的人和眼前粗犷的深色汉子联系到一起,如果不是他们都拥有一双锐利的眼睛。


 


   还沉浸在不可置信中的今井被白莺丸突然响起的响亮船笛声吓了一跳,山口拍拍剛的肩膀准备回去招呼自己学生。还是堂本剛看出今井的心思,主动要过他手机,让山口和自己唯一一个亲学生在白莺丸的船头下照了一张。


 


  “唔哇屏保就不用了老师!”拿回手机就看到自己的屏保变成了刚刚的合影,今井有些慌忙地又调回了自己原来的,一边感慨自家老板可真够手快又调皮的。


 


  “嘛,放松一下啦。”堂本剛跟着今井一起排队上船,远目看了一眼甲板上各色的国旗。


 


   白莺丸,自己也很久没坐了。




03


 


   各国科考团体排队站好等着跟本次负责白莺丸航线的全体船员打招呼时,堂本剛有些惊奇地抬了抬眉毛。


 


  “不知道是从哪儿学的,差不多四年前开始,走前儿还得来一套这虚礼,”站在堂本剛旁边的山口小声给他解释,“赶上特别拿自己当回事的船长,啰里啰嗦一大堆还会晚开船,烦。”说着山口抬手腕看了看表。


 


  堂本剛弯着好看的眼睛回了他一句,“我是有年头没上船了,权当赶个新鲜。”


 


   话虽然这么说,堂本剛并不轻松。微微摇晃的船身让他脚底有点虚浮。时差和之前uber司机的信息素后劲儿太大让他还在头疼,而且晕车还没恢复好他怕是马上又要晕船了。堂本剛只盼着开船前的仪式稍微简洁一点,让他能快点回自己房间先蒙头好好睡一觉。


 


   正想着的时候,从甲板另一侧走来一队身穿白色制服的船员,还没等堂本剛看清这帮人长什么样子,四周的人已经微微躁动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各味道信息素突然蠢蠢欲动,随着那一队伍船员的靠近愈发地浓烈起来。


 


   堂本剛想躲远一点,但其实来自于投资白莺丸最多的日本的他站在象征着雄厚实力的第一排,已经是离身后的信息素味道最远的地方了。剛内心哀嚎一声,暗骂形式主义害死人——再不快点让自己回屋,他真的很怕自己就这么吐在美丽的白莺丸身上。


 


04


 


   同样对这个开船前仪式感到麻烦的,并不止堂本剛一个。


 


   看着表快有十分钟要出港的时候,堂本光一让大副泷泽秀明通知对应部门的人拉响了白莺丸的汽笛。等泷泽回来的时候,看到堂本光一正皱着眉头扣白色制服上的金色袖扣,走过去开玩笑:


 


  “就算开的是白莺丸,您也这么不给面子啊?”


 


  “Takki,我连十分钟都说不满。”一向简洁至上的堂本光一最烦的就是近几年兴起的这个开船前的挨拶。与其说一些期待航行一帆风顺的废话,他更希望通过实际行动。而且这个时代的人们似乎对身着制服的人情有独钟,每次自己和手下在甲板上一亮相,底下乘客争先恐后的信息素几乎烧得他喉咙也疼眼睛也疼,还要忧心自己说的那些安全须知他们听没听进去。


 


   本以为这次带的是科考团情况会好一点,可是刚上甲板的时候又和每次都如出一辙。好几十种纷繁的气味闯进感官敏锐的Alpha堂本光一的鼻腔,让他不悦地皱了皱眉毛。




   泷泽也没太好到哪里,轻轻咳嗽了一下站出来,简单介绍了两句白莺丸,然后把话头递给了船长堂本光一,让他向大家打招呼。


 


  出于礼仪,堂本光一摘下了帽子端在左小臂上。这下可好,原本势头有所减缓的信息素波又因为他那露出的那带着点禁欲感的如画眉目再次有了崛起的趋势。更有甚者,后排有几个高个儿的蓝眼睛外国人还在朝堂本光一和他身后的手下挑眉吹口哨。


 


   这种轻浮失礼的行为让堂本光一一下子有些恼火,闭上眼睛缓缓转了转想要怼回去,自己的信息素还没释放多少,面前第一排最右边一个人突然整个往前一倾,“哇啦”一声地吐了出来。


 


   发苦的胆汁气味在各种妖冶的信息素味道间有些膈人,但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这响亮的一吐,恼人的信息素狂潮终于落了下去。


 


   但是气氛就很尴尬了。




05


 


   不想什么就偏偏来什么。莺ちゃん啊…对不住你。胃袋抽得快要打了个结的时候,堂本剛心里和白莺丸道了个歉,下一秒终于饭撒温哥华港。


 


   把昨晚上在飞机上被今井强行劝着吃下去的唯一一点儿飞机餐吐出来的一瞬间,堂本剛感觉到身后那些让他吐了的始作俑者信息素潮倏然退了下去。空旷的白莺丸甲板上尴尬地飘荡着的,只剩下自己呕吐物的难闻气味。


 


   也并不,好像还有一丝清凉的薄荷味。


 


   还未等堂本剛去辨别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船身突然猛地摇晃了一下。刚刚才吐完的他一个没站稳就要扑在地上,一下子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搀住,那醒人的薄荷味也顿时凑近了。堂本剛混沌的脑筋清明了些也不那么难受了,跟着扶上那条胳膊,顺着洁白的袖子往上看去,落入了一双黑曜般的狭长眼睛。


 


   “你还好吧?”


 


    堂本光一也想不明白洁癖如自己,是怎么会这么好心过去扶了一把那个吐得站不稳的人的。可是那人抬起头来时,堂本光一反倒很庆幸。


 


    那是一双怎样好看的眼睛。清澈不掺杂质,睫毛纤密。因为难受着眼角发红,却又添动人。深棕色的三七分头发打这些卷,软软地遮住那人的额头,他嘴唇上还留着一小圈胡茬,让人猜不出他年纪。四目相接的一瞬间,堂本光一几乎忘了怎么开口说话。




   还好他没有真的忘了。


 


06


 


   堂本剛很难说出自己还好,费力站直了身体艰难地草草点了下头,目光一错间,看到扶住自己的人黑亮干净的皮鞋尖沾上了一些自己的污渍。刚要道歉时,站在后排学生堆儿里的今井翼已经跑到前面来扶住他:


 


  “老、老师,老师要不我们先去房间休息下。”说着今井就开始翻刚刚检完票不知道被自己塞在哪里的船票。堂本剛想不出拒绝的理由,看着自己的学生翻遍了牛仔裤前后左右的口袋没找见两人的那张粉色彩纸,有点尴尬地朝刚刚扶住自己的船长笑了笑,又看回今井:


 


  “别急,你稳住慢慢找。”


 


   堂本光一余光看了眼手表,快要开船了,想着怎么催促着这两位稍微快一点,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和那个有着温柔双眼的人讲话。好在机灵的泷泽大副已经从三副那里要来了乘客信息单给他们核对,于是堂本光一掠过面前站出队伍的师生二人,准备简单做个自我介绍就赶快出发。


 


  “我是本次担任白莺丸航行的船长堂本光一,今后的两个月里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和我、或者我的任何一个部下联络。”


 


  “而且既然我是船长,我希望大家能够听从我的指挥,也希望大家能够尊重我和我的部下。”说着,堂本光一瞥了刚刚朝自己吹口哨的那群外国人一眼。


 


  “那么,就这样。”


 


   等人差不多都进到甲板下一层客舱去了,堂本光一才回身走到泷泽旁边,而刚刚那师徒二人好像已经在泷泽的帮助下先回房间了。


 


  “你笑什么呢?”


 


  看着自己这位平时挺不苟言笑的得力大副竟然笑眯了眼睛,光一有点恶寒地搓了搓手臂。


 


  “老大,您猜刚刚那位老师叫什么。”


 


  光一并不觉得他能猜到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叫什么,而且也没太大所谓。嗯?了一声敷衍地问叫什么。


 


  “您看。”泷泽伸出食指,敲了敲夹在垫字板上的乘客信息单。


 


   堂本  剛。




    TBC(吧?)




———————————————————————————————




    又是极其极其极其慢热和小情小爱的我……明明是双A【抽烟】


    我的乒乓球终于打完了,我们部门昨天命运之战输了……没有出线。统共六个会打的人,四个出差了……于是我的乒乓球爱情也画上了句号。


    今晚有些落寞,所以就想抒发一下,干脆把之前的一个脑洞给写出来,因为我如果不写,我大概永远不会写了。结果…太久没写实在是我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土下座】to 不 to be continued 我自己也打个问号了。


     其实这一篇是我在看我们实验室的航海日志时候想出来的←我老板知道了的话怕不会打死我吧。


     有奖竞猜:你们猜24是嘛味儿的。


     奖…奖我还没想好。




     




 




   











评论
热度 ( 273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