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星隙(上)

100円:

作者:正直


简介:1. K设计师x T大祭司 2. 沉默互撩 3. HE 4.点梗


 


0.


       


    他们一行人在高耸的孔雀石廊柱中稳步移动,看起来是一线小小的黑点。光一只听得见大家鞋跟的轻响,这声音让他联想到沙场上的骏马。


       


    墙壁上线条刚硬的浮雕讲述着历史英雄的赫赫战功,英武被漂浮在空气里氤氲的香味弱化了,和地砖上的装饰花纹无甚区别。


       


    他们一路走向璀璨的深处,不时和其他侍者擦肩而过,如果无人带路,一定会在这座瑰丽的宫殿里迷失方向。


     


    古国朝廷几经更迭,政教终于达成彼此妥协的平衡,所以这宫殿在科技已经发达到如此程度的现代社会里仍能固执地矗立在国之中心,而贵族仍能生活在这颗精致的明珠里,即使只能做个摆着好看的象征。


       


    光一在心里暗暗记路,仍数不清他们穿过了多少走廊,只知道每扇窗外都有蓊郁的树荫,在地面投下鲜亮的绿光,像一格格风景稍异的油画,令人觉得不真实。经过一个喷泉庭院后,侍卫在绿荫尽头为光一打开了一扇格外华美的门。


       


    一定到大祭司起居的便殿了,他想。


       


    光一敛息踏进去,指望看到一个盛大壮观的房间,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浴场中。


       


    阳光从小巧的、一扇接一扇的透雕窗户里洒下来,显得室内金灿灿的。芳香的盆栽植物被别致地布置在四处,虽然这里本已经足够好闻了。地面平整地铺着细陶砖,正中一个大大的圆池子,池壁是海蓝色的砖,砖上凸起环绕的藤蔓装饰,里面盛的温水像圆月一样清澈发光。


       


    门在光一背后轻轻关上,无人接应,他独自站着,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池中波光浮动,只有一个白皙的背影,长发湿漉漉地贴在皮肤上,滴下蜿蜒的水迹。背影潜进水里,憋了会气,又浮上来,猛地把头发甩到脑后,水花四溅。


       


    线条优美的手臂从水中伸出来,皮肤在阳光下像鱼鳞一样闪亮。


       


    光一看见他的指甲上染着紫罗兰色。


       


    紫罗兰的手指夹起池边银盘里的一只水晶铃铛,轻轻摇了摇,应声从光一对面的小门里走出来两位年轻内侍,手里捧着松软厚实的浴巾与薄纱长袍。


       


    他向后撩湿淋淋的长发,撑起上身,一丝不挂地从池中走上岸,身材如古雕塑里无懈可击的美少年。侍从展开浴巾围住了他,拭干他的身体。


       


    光一低下眼皮,再抬头时,见他已坐在由两人抬着的软椅上,离开了浴场,仍只留下背影。


       


    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见他。


       


    每月一日,大祭司出现在宫殿的露台上,为不计其数的民众、信徒与游客带来福祉,光一也曾挤在人群中仰头等待他。


       


    他的脚几乎不落地,因为它们是为了踏入神殿而存在的。他的口不可说话,除非在祭神时吟咏悠长的颂词。


       


    大祭司是神的使者,为神言语,代神爱人。


       


    大祭司要他为他做件衣服。


 


1.




    祭司起居殿里镀金镶花的天花板高而宽阔,一往直前地伸展,绛紫色的挂毯下露出壁雕的花纹,像海的波浪,连绵无尽头,脚下的地毯厚重精美,像夏日森林里柔软的草坪。


       


    这里弥漫着和浴场类似的芬芳,香味来自植物与花朵,毫不做作,就如它的主人一样,美得与生俱来。


       


    古老因经历时间洗礼而具有一种令人生畏的力量,但这不是大祭司气质非凡的原因。


       


    他坐在镜前一个状如花苞的扶手椅里,双脚搭在四脚状如狮爪的脚凳上,单手撑腮,等待侍从擦干他的头发。


       


    光一站在离他们不远不近的地方,看他表情惫懒地在指间把玩长袍袖边的短流苏。


       


    侍从对待大祭司的头发极小心,轻轻地压出水分,在发梢涂上香味浓郁的油,姿势就像伺候一块金贵的丝绸。


       


    他们做得一丝不苟,使过程显得更加冗长。光一渐渐觉得自己的小腿僵麻,忍不住动了动,闭眼假寐的大祭司有所察觉,从镜子里看他,嘴角隐隐带笑。


       


    他挥了挥手,侍从们躬身退下,他又招招手,内务官请光一上前。


       


    大祭司逆光而坐,成为光一眼前的剪影,虚幻的香气飘渺,就像天边的繁星、森林深处的湖。他看见自己的身影和他一起出现在镜子里,如同在湖中见到倒映的月亮。




    光一自惭形秽,即使此时身穿着来自最高级定制衣坊的西装。其实他知道自己大可不必,大家都知道大祭司只看得上最好的。




    所以当光一收到邀请后,就抛下其它事情立刻赶来了。




    难以取悦的人总是更有魅力。




    大祭司穿着浴后那件薄如晨雾的纱袍,肌肤若隐若现,肩上的圆痣使他的皮肤显得更白。他把自己的手伸向光一,光一不明所以,下意识举起双手捧住了他紫罗兰色的指尖,吓得内务官赶快上前阻止,耳语提醒他该行单膝礼。




    光一镇定自若地撤了手,边落落大方地道歉边向大祭司单膝跪倒,膝盖还没着地,已被内务官搀起来——这礼节如今只是走个象征的过场,表示尊敬。只不过他刚才摸了旁人不许摸的大祭司的手,已经先行不敬一步,气氛不免有些尴尬。




    大祭司收回自己衿贵的手,玩味地看着光一,并不发火,虽然如此,也没有继续下达指示,因而使内务官忐忑不安。


       


    光一在这样的沉默中直视着大祭司的双眼,这动作比他刚才冒失地去摸他的手还要大胆。


       


    他当然不会发脾气了,他很了解他的。


       


    你以为我认不出来你么,光一想。


       


    大祭司似笑非笑地,眼波流转,像一泓溺人心神的泉水。他的眉骨高而线条温柔,在光下看起来格外美。


       


    他们就这么对视了片刻,大祭司对内务官挥了挥手,示意他像原本安排地那样开始对光一进行说明,自己则伸手撷了一颗盘里的葡萄。


       


    葡萄上的水珠晶莹,他的嘴唇鲜艳柔软。


       


    光一看着他吃下葡萄,笑了笑。


 


2.


       


    “大祭司欣赏您的才华,”内务官引光一走进另一个带螺旋楼梯的房间,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礼服,“这些是祭司在过去的重要场合中穿过的,您或许会想看看。”


       


    配他的当然都是最好的。


       


    光一走近一件枣红衬里的大衣,这作品来自一位成名已久的设计师,他印象里有他穿着它的样子。


       


    那是大祭司第一次巡访欧洲,受到了极高的礼遇,其中一天他就穿着这件大衣,铺天盖地地出现在报道里。




    光一轻轻摸那衣服,留在手上的却是大祭司手指光滑温暖的触感。


       


    “大祭司的意思是,只要您想到了些东西,无论是什么,随时都可以把稿纸呈来。”内务官站在他身后补充。


       


    “当然,”光一从华服前转身,回答内务官道,“我们彼此都是随叫随到的。”


       


    内务官愣了愣,不明白他所说的“我们”是在指谁。


       


    光一没有解释,目光重新回到那些杰作上,手指轻轻掠过一排袖边,像扫过钢琴的黑白键。


       


    他手的拨弄激起一片淡淡的香气。


       


    内务官在光一身后静静地跟着,直到他将房间里的衣服观赏完毕才开口说:“大祭司希望您今天先为他做一副手套。”


       


    光一暗自笑笑,他怎么会缺手套用呢。




    紫罗兰色的指尖浮现在眼前,这双手终究还是要被他摸到的,而且更加名正言顺。




    他理所当然地这么想着,所以在看见银托盘里的白手套时怔了怔。不知是否错觉,他似乎看见大祭司的嘴角不动声色地扬起。




    光一看了看手套,又看了看他,温顺地将白手套戴上了,十指交叉,将指头在手套里充分地伸展了,然后在他的花苞座椅前单膝跪下来,对他伸出自己的手。




    大祭司将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心,被故意狠狠地攥了一下。




    他的指间套着细细的戒指,与手腕上的链子相连,令光一想到红毯上女星们优雅的露背晚装,又像曲线流畅的香水瓶子,当然了,这些与大祭司手上的线条相比都还差着那么一截。




    他把他骨节匀称的手放在自己膝上,用卷尺测量手指,一丝不苟地记录下数据,故意做得缓慢,似乎在报他整理长发时故意晾着他的一箭之仇,但是这些坏心眼的动作都因为他所戴着的白手套显出不可侵犯的庄严。




    光一能感觉到大祭司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脸上。


       


    他握着他的手,反转过来,抚平他的掌心,将尺子绕在上面量手的宽度,大祭司的掌心纹路清晰,皮肤饱满,令他不禁捧着多看了会,直到人往回撤手才想起要松开。


       


    抬起头,大祭司正看着他若有所思。


       


    光一希望他正想着的事情和他一样:


       


    ——“我想你时该怎么办?”


       


    ——他不答,只在他的掌心里画了个星星。


       


    光一于是像他曾经做过的一样,在他的掌心里画了个星星。


       


    大祭司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


 


3.


       


    光一收了记录纸,将手套脱下,放回托盘里,跟着来时领他的侍卫离开,大祭司目送他的背影,接着转向窗口。


       


    不多时,光一在护送下出现在庭院里。


       


    他看不见他接下来路,视野只到喷泉四周的高墙为止。


       


    大祭司在椅子里换了个姿势,靠近他架在窗边的画布。无聊时,他为了打发时间而画窗景,可是所见到的总是相同。再美的东西,看惯了也令人味同嚼蜡,就像合在喷泉流水声里的音乐与鸟鸣,虽然是婉转的轻声细语,但他已听不出其中的动听。


       


    他拿起画笔,在上面画了个背影,望着它笑,回忆着刚才所见到的光一。


       


    光一适合白色,适合红色,也适合艳丽的金色——他总是表情冷淡,所以反而压得住、衬得出。




    配他的总是最好的。


       


    接着看他自己的手心,遗憾光一的指尖没有涂着颜料,这样那个星星就能留下来了。


       


    他用自己的这只手握另外一只,像刚才光一故意攥他时一样用力,直到指甲发白,骨头发酸。


       


    他揭了面前的画纸,重新提笔,画了一片蓝色的海岸,海鸥翱翔,风里带着淡淡的盐味,航船从远方来,在港口降下白帆。他对着这幅画出神地欣赏了一会,表情突然变得冷峻,因画中景色的遥不可及而发怒。




    他撕掉画,把画笔和颜料狠狠地掷在地上,溅出纷飞的彩色漆点,仍不解气,把桌上的水晶铃铛也用力扔出去,铃铛在空中画出一个抛物线,最后在石头壁砖上摔得粉碎。


       


    内务官与侍从应声赶来,熟练地收了碎片,举过头顶的托盘里是一只新的铃铛。


       


    又能怎么样呢,他最多也不过能摔摔铃铛或画笔颜料罢了,替代品有的是。


    


    大祭司口不可言,就连烦躁发怒时也不例外。


       


    瑰丽的夕阳在发出红色与金色,就像他们常涂在他脸上的颜料。


       


    他从椅子里站起来,踏在地上的雕着雄鹰的银盘子里,伸手夹起新送来的水晶铃铛,摇了摇,停下来,又摇了摇。


       


    地上到处摆着银盘子,他的脚只能落在它们上面——心情好时,他配合他们,心情不好时,他就把它们全都踢翻。


       


    可是此刻他既不老实地走在盘子上,也不踢翻它们。而是提着铃铛在它们上轻巧地跳来跳去,铃声叮叮地响个不停。


       


    小时候,他教他这么跳格子。


 


4.


       


    光一躺在床上,见到月光冷锐,不像夏日。


       


    大祭司。


       


    他一听这称呼就觉得好笑。


       


    纵然和他的想象不太一致,但是这对于久别重逢而言已经算是不错——他只是有点恼火,隔了这么长时间,他才终于把他想起来了么?


       


    剛。


       


    希望他对其他人的见面不要也安排在浴场里才好。


       


    光一回忆贴着海蓝色壁砖的圆池子,砖上拼接成的藤蔓花纹,水波荡漾,铃声清脆,还有他欲言又止的眼神,很快就觉得困意泛上来。


       


    睡眼朦胧中,他觉得剛轻快地打开了他酒店公寓的电子锁,然后顺利地摸进了他的房间。


       


    他躺在原地朝他伸出双手,他爬上床,钻进被子,仿佛已经很困倦了。


       


    “你怎么了?”光一搂着他的肩膀。


       


    他不答,害羞地把脸埋进他怀里。


       


    “你想我了,是吗?”光一对着他轻轻耳语。


       


    剛的脸确实地晕红起来,长发柔软地垂向他,睫毛影沉沉的,唇紧紧抿着,在月下显得惹人怜爱。


       


    “算了,我不捉弄你,你好好睡觉。”光一搂紧他,轻抚他的头发,在他的吐息间嗅到了他起居殿里的花香。


       


    醒来时,月亮仍是那个发着冷光的月亮,怀里则空空如也。


       


    光一气闷地从床上坐起来,怀念梦里害羞的剛——大概也只有在梦里才能再见到他那副神情了。


       


    现在人家是大祭司,他想。


       


    手机收进一条信息,是他工作室的同事,抱怨为秀场赶工不得休息。“他更值得你效力,真羡慕。”——同事这么说,“他”指的是大祭司。


       


    人人都想成为他的座上宾。


       


    光一回复了信息,已毫无困意,发了会呆,干脆起身下床,坐在桌前,面对他的稿纸。


       


    手套大概只是大祭司临时起意的要求,光一的主要任务是为他设计一件新礼服,他没说要在什么时候穿,也没有对他提任何要求,这不是故意刁难,因为学习设计的人在与他见面后总是会灵感泉涌。


       


    光一将衬改成了蕾丝。


       


    这地方没人看得见,可是他想让他知道,只要是为了他,再不起眼的地方他也能做得更好。


 


5.


       


    侍卫带他走了另一条路,经过了在宫殿大门附近,属于对公众开放的范围之内,所以人群熙攘。大家都注视着同一个方向,光一也随众人看,远远地见到翠绿的缓坡上几匹骏马。


       


    “大祭司!”一个小男孩骑在他小哥哥的肩上尖叫。


       


    大家都拿出手机来,把镜头拉到最近,拍下模糊的祭司的身影。


       


    莫名其妙。光一小声咕哝了一句。


       


    在侍卫护送下一路前来的他对于游客们而言也是同样难得,他们看他的样子就像看能自己走路的名画或宝石一样。


       


    复活的古董,但是光一觉得剛不会喜欢过这样的生活。


       


    他们在好奇的目光中离开,往后的路就顺利多了,因为那之后就是外人严禁入内的领地。


       


    持长枪的卫兵随处可见,光一每每觉得自己是穿越了时空隧道,或是闯入了什么电影的片场——历史学家们没有获得过来自大祭司慷慨的邀请,否则一定会为这里保存完好的一切痴迷不已。


       


    绝对有狙击手才对,光一抬头四望,见到了许多装饰得同样华丽的窗口。


       


    侍卫领着他踏上草场的缓坡,阳光猛烈,光一把手遮在眼前,见到一匹黑亮的高头大马率先从远方返回。


       


    大祭司意气风发,轻驰而来,长发束着,上身穿一件猩红色的猎装,下身马裤纯白,脚蹬长靴,居高临下地看着光一。


       


    跟在光一身后的侍从将他做得的手套献给祭司。


       


    他看了一眼光一,像是惊讶他完成得这么快,又像是笑他心急。


       


    手套是最简单的样式,用最柔软的皮子,下缘短短的,弧线柔和,能完整地露出他细长的手腕。


       


    别人戴也许有些轻佻,大祭司戴却正好。这手套本来就不是给别人的。


       


    他试戴了,很满意,迎着光伸出手,正反比着看,把脱下来的旧手套扔给内务官,又比了个简单的手势,让其中一人下马。


       


    大祭司调转马头,看了光一一眼,扬鞭远去。


       


    光一无可奈何地笑笑,翻身上马,栗色的马鬃在太阳下像粗打的金子,亮泽耀眼。


       


    他追着他疾驰过点缀在林间的一个又一个小湖,惊起一片片水鸟,大祭司像是故意要甩下其他人一样地纵马狂奔,发丝散了两绺,脸因颠簸而发红,鼻尖上沁出几滴汗。


       


    光一将西装脱了,夹在鞍前,衬衫袖子挽起来,觉得自己汗流浃背。剛回头看光一,见他的短刘海落在额前,表情明朗,胜过夏日美景。


       


    他们放缓了马匹的步子,让它们呼吸休息,一前一后地绕湖而走。


       


    光一盯着他挽着缰绳的手,开口问:“喜欢吗?”


       


    剛侧头看他。


       


    “手套。”光一笑着指指他的手。


       


    剛知道他捉弄他,表情一瞬间变回了大祭司,高傲地抿起了嘴。


       


    “昨天看星星了么?”光一又问。


       


    大祭司冷冷扫他一眼。


       


    光一伸手指指自己的眼睛下面,说:“你没睡好。想我了?”


       


    大祭司转开了头,不回答——他当然不能对他说话,因为那些被远远甩在身后的侍者们终于赶了上来。


       


    光一纵马缓步向大祭司骑去,经过他时,对他飞快地伸出手掌。


       


    大祭司只看了一眼,表情就一瞬间变回了剛,眼中竭力隐藏着和他冷肃的仪态不相符的快乐。


       


    光一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在他握紧的掌心里画着一个蓝色星星。


       


    “下次你想怎么见我?”光一与他并肩前行,低声问。


       


    大祭司昂着头,瞥了他一眼。


       


    “我的设计稿马上就要完成了,”光一目不斜视地说着,将声音压得更低。


       


    大祭司不答,安静听着。日光落在二人肩头,烤得发烫。


       


    “你如果要我帮你量,就再准备一副手套。”光一的语气轻描淡写,但眼神像钩子一样抓人。


       


    大祭司倨傲地回视了一眼,轻策马儿超越了他,慢慢抬起手腕,吹响手链上吊着的一只制作精美的哨,声音高亢,天边很快传来一声嘹亮的应和。


       


    一只小鹰像箭一样从高空俯冲下来,两只利爪伸出,稳稳落在大祭司的肩上。听说养鹰的人不可穿红色,不知他如何做到。


       


    光一望着他的英姿勃勃,在心里暗暗吹了一声口哨。


       


    他像天边的雪山一样难以征服。


       


    大祭司在鹰的阴影下对光一挑战地一笑,做出口型:


       


    “帮我。”


       


    光一扬了扬眉毛。


       


    他的确已经不是他梦中容易害羞的小男孩了。他这么感慨着,忘了自己也只比他大一百天而已。








-tbc-




*


1. 大祭司部分设定见“库玛丽”;


2. 下一回量体裁衣;


3. Happy happy。







评论
热度 ( 344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