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寸进尺 0

敲碗等www

Erika:

想试试没写过的设定所以:

ABO设定,伪双A➡️AO,不吃别进来
物理学教授51 vs 美院教授24
两个人前期都有点儿斯文败类,态度轻佻
为了避免bug,有私设:
不进入内腔不进行标记
就发现不了能确定是O的生理特征
请不要相信24就比51单纯( ・᷄ὢ・᷅ )
烂俗的先走肾后走心情节可能会有
以上全部能接受再往下看~
试阅读章,欢迎评论区跟我讨论(⁎⁍̴̛ᴗ⁍̴̛⁎)
依旧,看文可订阅“得寸进尺(KK)”tag
——————————————————————

从计程车上下来,一手还提着行李箱,堂本刚摸了摸外套口袋,翻出手机反复确认了姐姐发来的地址。

确实是这里,没错…吧?

回国前收到的mail里只附带了一张照片,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简单到几乎性冷淡的画风和眼前这个布满花哨迎新装饰的大门没有丝毫相似之处,让人很难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毕竟不靠谱的姐姐把这个烂摊子往他这儿一丢,就干脆地满世界度蜜月去了。

阳光灿烂得甚至有点儿刺眼。

走上前拂开那堆乱七八糟的装饰,好歹找到了镌刻着校名的大理石浮雕,堂本刚确认了这里就是他将要执教两年的K大学,同时在心里默默同情了一把这些学生。

究竟是受到了自家姐姐什么样的荼毒,这些孩子才会在开学迎新季把校园布置成大型相亲会场画风?堂本刚甚至都要怀疑这是学生们的蓄意报复了。

不管怎么样,先安顿下来再说。

吃力地拖着箱子往里走,在日本可以算得上举目无亲的人很快就迷路了。

大概是他站在偌大的校园中央一脸迷茫的样子实在太过无助,有个高个子男生主动向他打了招呼,看着堂本刚和他身后的行李箱,热情过头的男生突然想起了什么,拉起他就跑。

“怎么还有现在才来的?啊糟糕!要赶不上了!快点跟我来!”

赶不上什么?难道校长先生等自己很久了吗?一头雾水的堂本刚几乎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拉着一路小跑,连人带行李箱挤进了一间满满当当的大教室。

带他来的男生已经找到位置坐好,见他还在发呆,又跑回来帮他搬行李,堂本刚虽然敏锐地意识到对方肯定误会了什么,但也不知怎么拒绝人家的好意,只好顺势找了个位置也坐下来。

左右环顾了一圈,发现不少学生手里拿着《量子物理学基础》,堂本刚忍不住在内心哀叹着“不是吧”,一边悄悄好奇起主讲人是有多了不起,什么时候大学物理这种晦涩至极的课程也有这么多人选修了?

虽然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被不少人说过年龄诈欺,回国上班第一天就被当成学生拉去听课,还是听跟他的专业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物理课,怎么看都很尴尬,他已经开始思考怎样溜走比较自然了。

如果不是周围的骚动声忽然变大的话。

“天…是堂本教授!这学期真换人教了啊?之前大半夜抢选修真是值了!”

“你是没见识的一年生吗?就知道看脸,堂本大魔王期末能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嘁,挂科有什么要紧~对着堂本我愿意挂十次科!”

“挂五次你就被退学了谢谢…”

“话是这么说,佳代子你还不是也选修了他的课,要不现在怎么会坐在这里~~”

前排女生的对话不但没有打消堂本刚的疑虑,反而加重了他的好奇心,于是他忍不住凑上去随口问了一句:“大家都是因为堂本教授才选这门课的吗?”

这么明显的事居然还要问,女孩回过头对上一双圆润灵动的大眼睛,已经到了嘴边的吐槽顿时消散,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真好看啊这个人,一点都不像会选修物理的type呢。

“福田悠太!不要以为你踩点进门我没看到,身为助教该做什么每次都要我亲自提醒你吗?”

一道人影伴随着这声音进入教室的时候,刚才还人声嘈杂的大教室瞬间陷入了寂静。

即使艺术细胞丰富词汇储备量惊人如堂本刚也不得不承认,在看清这张脸之后,他一时之间居然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形容眼前这个男人。

目前为止将近30年的人生中,堂本刚见过的美人不少,然而他的视线还是被牢牢吸引住了。

明明是责备人的话语,声音再好听语调也是冷冰冰的,落到他的耳中,却像心上落了一片羽毛,挠得堂本刚觉得自己皮肤底下细微的血管都快要爆裂。

如果一定要用语言来描述的话,就好像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

堂本刚此时还处在难以平复的震惊当中,身旁的男生已经摸着脑袋站起来,一边在手上厚厚的笔记本里翻找什么,一边无辜地望向讲台:“试题都提前分发下去了,我真的没有偷懒啦光一先生~”

堂本…光一?还是自己的本家。

打断他思绪的依旧是那个清冷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声音。

“你有没有偷懒我不知道,”合上笔记本电脑,堂本光一抬起头,目光穿过一排排学生,最后落在堂本刚身上,“很抱歉我的助教帮了个倒忙,这位同学,你应该不是物理系的吧?”

“我?”无奈地站起来,堂本刚看了看自己,随即意识到了原因——他的穿衣风格和周围的学生格格不入,显然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能做出来的搭配。“我确实不是来听物理课的。”

发现自己闹了乌龙,福田痛苦地捂住脸作生无可恋状拒绝接受现实。仔细看看自己拉来的人确实要稍微年长一些,莫非是隔壁艺术系的研究生?

“fufufu…抱歉,老夫都已经大学毕业六年了。”

隔着半个教室的距离,对面的物理教授挑起眉,表示自己有在听。

揉了揉有些发热的耳垂,堂本刚勾起嘴角:“严格来说,你也应该称呼我‘堂本教授’ 。”


一个半小时后,堂本光一的私人公寓里,散落的衣物从玄关一路蔓延到卧室门口。

浓烈的的橙花香气和微微带着苦味的愈创木剑拔弩张,谁也不肯相让,明确表示出狭小的空间内同时存在两个发情的alpha这一几乎不可能的矛盾事实。

但它就是发生了。

tbc.

评论
热度 ( 562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