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平行宇宙的实况报道 Chapter 1-244

板凳几条腿:

剛伸手抓抓乱掉的头发,发蜡软腻腻地黏在手指上。


他不禁有点烦躁。


 


为了躲开扎堆的记者,下台之后他只洗过脸就随便裹了件灰扑扑的外衣闪出来了。


说好在C出口外面等田中的车来接,演一出临时排的调虎离山,结果他藏在暗处左等右等,却连个熟悉的车影都没看见。


想打电话,可是他摸遍全身,只有钱夹还在。想拐回临时乐屋看看,后门从外面却打不开了。


剛百无聊赖地把钱夹翻了一遍,估计着时间,觉得人潮差不多散了,就沿着阴凉从会场外僻静的后巷离开了。


 


这次的会场是他自己选的,远离市中心,年代颇老,但是四处晕染着怀旧的气息。会场不大,但是音效却很不错。


他跻拉着鞋,穿过民居间的小路,边走边忍不住暗暗抱怨——那个女人真是,什么时候来不好,千秋本来就有媒体参加,还变装变得无比显眼,生怕八卦记者把她跟丢一样。


所谓女人,是前段时间他的绯闻女友,新近蹿红的歌手。


可怜剛都没跟她说过几句话,点头之交而已。只是客气了一下说欢迎观演,结果对方就全副武装地看Live千秋,惹得跟她消息的记者围观。


 


走了一路上坡,几乎看不见什么人。


剛呼口气,擦擦额角的汗珠。


本来Live连开数日就很累,没想到千秋结束还要走冤枉路,半天连个便利店也没有,水都喝不上。


 


太阳西斜,阳光却越发温热。


暮春的空气里有说不上名字的植物清香。


 


剛眯起眼,看见前方有处高地,过了排水道有石阶斜上,高处绿荫丛丛。


鸣鸟在树冠里“扑棱棱”地飞进飞出,恍惚间好像能听见水声。


他觉得上面也许有地方可以歇一歇,再居高临下观察一下周围的道路,找个便利店什么的应该靠谱。


 


费力爬了几十级台阶后,眼前豁然开朗。


上面原来是一个依地势而建的小公园,当中一个池塘,有淙淙细流自一侧山石向内注水。




水声潺潺,树声簌簌。景致不算难得,却也很怡人清凉。




疲劳稍解,剛往水池边走了几步,发现池边有一个人,不禁顿住脚。


那人歪着身子坐在池塘边上,似乎在看池里的什么东西。橙黄的日光照在他身上,镶了光边的身影嵌入四周的景,像一幅画。


 


剛突然对那个人看的东西很好奇,不由自主地靠近水池,想看看池里到底有什么新奇。


那人感觉到有人靠近,回头跟他对上了目光。


是个年轻男人,穿着随意,容貌却相当出色,深黑的眼珠露出一点惊讶。


剛心跳漏了几拍,突然觉得不知身在何处,眨眨眼睛又站定了。


那人正在吃东西,手上还捏着一角饭团。


剛看着他吞咽时喉咙起伏,觉得越发口干,肚子也翻滚了几下。


陌生人揉了揉包装袋,上下打量一下剛,伸出舌头舔舔嘴唇。


剛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正抬脚要走开,那人却突然弯下腰,从脚边的包里掏出个东西递给他。


剛吓了一跳,后撤半步才看清。


 


是一只没开封的饭团。


 


“……” 剛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什么好。


那人眨眨眼,又摸出一盒饮料一起递过来,道:“请别客气。”


入耳的声音低沉,剛反应了几秒,竟然鬼使神差地接过东西,迟疑道:“谢谢…”


陌生人似乎也有点不知所措,稍微站起身又坐回去,接着挪了挪示意剛也坐在池边。


 


剛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还是在他身边坐下,然后慢慢拆开饭团包装,咬了一口。


毫无亮点的便利店饭团,剛却觉得不错,咽下去才感觉到胃的空虚。


饮料是草莓牛奶,带着一点温热,不太甜,味道很醇厚。




陌生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陪他坐着。


 


剛吃人嘴软,犹豫半天还是开了口:“那个…真的谢谢。”


“不用,刚好买多了。”


剛下意识摸摸钱夹,但是知道里面只有信用卡和几张不知过期没有的礼券,就还是把快到嘴边的“我给你钱”咽了回去。


他觉得还应该说点什么,但又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打圆场。


那人也许是看他局促,主动开口道:“你应该不住附近吧。”


“嗯,只是偶尔路过。”


那人点点头。




剛看他完全没有表现出认识自己的样子,已经放了一大半心。


毕竟他做的音乐不是主流,也不爱在电视上露脸,虽然在业内炙手可热,但平时很少会被认出。




“那个…请问怎么称呼?” 吃了人家的,就算出于礼貌还是要问一下。


“堂本。”


剛张大眼睛:“堂本?”


“嗯,堂本光一。怎么了?”


“…我…也姓堂本。”


这回轮到对方张大眼睛:“堂、堂堂正正的堂,书本的本?”


“对!堂本,我叫堂本剛。”


 


意外的巧合让剛难掩兴奋。除了家里人,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同姓的人。


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竟然没怎么考虑就告诉了对方真名。


因为本家业大,家风向来低调,剛在东京出道时只用了Cheri这个艺名,家世本名都没有公开,只有公司高层和经纪人兼助理田中知道。


 


互通姓名之后,剛又发现对方和自己年龄相仿。


原本还有点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光,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起来。


原来说着一口标准语的光一也是关西人,不过老家和剛不是一个县,在奈良也没有亲人,否则剛真的要问问家里是不是有这样一位亲戚了。


光一也不住在这一带,而是在附近出公干,工作结束在池塘边休息。


 


“…我其实是来看那个的。” 光一说着指指池塘里面,剛循着方向仔细看了看,发现池中裸石上趴着一只巴掌大的龟。


“亀さん啊…” 剛不禁笑出来,原来池塘里的新奇是这个。


光一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嗯。池塘里还有鱼的,不过颜色暗…上次还看到有野鸭,很漂亮。”


“FUFU,真热闹,看得到很幸运。”他顿了顿,又道:“我喜欢鱼。”


光一歪歪脑袋:“喜欢吃?”


“吃也喜欢,不过也在养。”


光一“喔”了一声,若有所思道:“宠物鱼啊。”


剛笑眯眯道:“嗯。”


 


对话间听起来,光一已经工作了。剛询问他的职业,光一说他在大学工作,算是研究人员。


剛有些惊讶,因为对方年纪不大,容貌也很出挑,没想到已经在靠头脑吃饭。


光一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才回问他是做什么的。




剛想了想,还真不好说,就含混道:“算是搞音乐的。”


光一扬起眉,“那很帅啊!”


剛摆手道:“也没什么。”却不禁有点脸热。


光一说:“我以前去过酒吧,见过演出,很帅气的。不过也很辛苦吧。”


剛愣了一下,原来光一误会他是驻唱乐手。


 


不过……


剛低头看看自己,外衣灰蒙蒙的没个形状,里面的T恤被他剪得乱七八糟,下摆到处开线,裤子垮着堆在脚踝,鞋后帮踩在脚下,拖拖沓沓。


在舞台上倒可以说是个性独特的搭配,走在街上却破烂得有些出格。


 


坐着聊了这么久,剛才恍然大悟。


原来光一当他是缺钱的流浪汉,所以才会好心送他吃的。


 


后知后觉,剛简直要笑出声,但对着光一安静认真的神情却又笑不出来了。


剛摸摸嘴角的胡须想,自己不过顶着音乐人的名号出唱片、开Live显得高高在上,其实本质也可以说是卖唱。光一不算说错。




于是他嘟起嘴点点头,慢悠悠道:“做音乐是不容易,不过我是要把生命献给音乐的男人,这些困难不算什么。”


光一闻言笑了,语气诚恳地夸道:“很了不起。”


剛忍不住瞟他,看他半长的栗色头发柔顺地垂在脸侧,鼻梁的弧度英挺漂亮。


 


闲谈间,剛拐弯抹角地问了问,得知光一平时不怎么听歌,喜欢的歌手只说得出MJ,心里彻底踏实下来,却又莫名有点遗憾。


 


日光渐渐昏暗,草丛里响起稀稀拉拉的虫鸣。


 


光一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抱歉地说他要回去了。


剛答应着,站起身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


田中恐怕都要急疯了。




他有些懊恼地挠挠头,又赶紧把发蜡在裤子上蹭干净,苦笑着对光一伸出手:“那个…不好意思,能不能借一下你的手机?”




TBC




===


走过路过不用省板砖。

评论 ( 7 )
热度 ( 531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