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KK)01

默子木:




是的我又开新坑了不要打我X



七七八八的有很多奇怪的设定,总之这是一篇完全自我放飞的脑洞。



就,画风可能也不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24也不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子。



就是想赶在圣诞节的尾巴更新第一章,之后什么时候更看我什么时候填完一个旧坑吧。




01



今天东京下了雪。



刚好在平安夜的当天晚上,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是一场非常小的雪,雪花落在发梢的时候能清楚看到雪花的形状。


六本木的街头到处都摆着盛装的圣诞树,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圣诞歌曲在不同店家的音箱里放出来宛如几重奏。




街上到处是洋溢着欢快笑容的人,牵着朋友和恋人的手,慢慢悠悠的享受着浓烈的圣诞氛围。



堂本光一从这里穿过的时候紧紧的皱着眉头,早就该预想到这里车子开不进来,光想着新车试驾了就从提车的地方一路开过来,却被堵在了半路只能步行。但是只能靠步行实在是非常难受,尤其是耳边都是闹哄哄的圣诞歌曲的时候。


这么多年了,他也无法习惯这种西洋节日。



又向前迈了三四步之后,他终于放弃这种自虐的行为,停下脚步抬起头想看看这附近有什么没有人的地方。



目光最终定位在两条街外的一个小巷子,那里像是这片热闹的结束点,于是他调转了方向快步走向那边。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是个很美妙的体验,这让堂本光一加快了步伐想尽快远离喧嚣,却在即将拐入无人的小巷时顿住了脚步。




刚刚的街头有许多买东西的小摊位,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在兜售圣诞相关的饰品,他对那些亮晶晶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趣。他本来只是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人把摊位摆在这么偏僻的位置,稍微留意了一下才发现坐在摊位前的是一个还穿着校服的男孩子,这么冷的天小家伙蜷缩成一团看样子睡着了,有些暗的灯光下都看出鼻尖都通红通红的。



下一秒就有人打破了安静。



一个裹着很厚的大衣的女人一脚踹在了男孩坐着的凳子上,把他整个人踹倒在地上,像是完全没看到自己一样又一脚踹在男孩子身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教训他不该偷懒。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男孩眼眶立刻就红了,咬着下嘴唇却不敢还嘴,只怯生生的站起身拍掉了身上沾着的土。



男孩子倒是看到自己了,圆滚滚的脸稍微的抬起来一些看了自己一眼,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里噙着泪滴,不知怎么的就戳中了堂本光一。



他咳了一声,站在了女人面前。



“这些东西我都要了,一共多少钱?”



女人像是不太相信他说的话,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他,看到堂本光一一身的衣服质地良好剪裁服帖之后,立刻堆满了满脸的笑容报出了一个数字。



堂本光一对钱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概念,对方报了价之后,他就伸手进大衣口袋里掏钱包打算付钱,好歹他买下这些东西这孩子也不用在这里受冻。



左边口袋,空的。



右边口袋,烟盒和打火机。


出门的时候钱包好像放在了床头没有带走。


女人似乎是看出了堂本光一的迟疑,刚刚挤出的满脸笑容立刻消退了一些,瞪大了眼睛生怕堂本光一会说出不要了这样的话。



“你稍等一下。”


堂本光一快步闪进小巷子里,非常偏僻的巷子里连灯都没有,走到确保巷子外的两个人看不到自己的地方,堂本光一再向前迈步的时候身影就立刻消失了。



在重新回到巷子口的时候堂本光一手上就拿着他的钱包,数都懒得数的把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女人手上。



对方立刻又踹了少年一脚要他去打包东西。



堂本光一原本想说他不要这些东西,转念又一想,如果他把这些东西还留在这个女人这里,少不得少年还得留在这里看摊把东西卖给其他人来挣第二份钱。


“多的钱就当是派送费,我家离这儿不远,让他给我送过去吧。”



虽然他没有点他给出去的钱,但是他很清楚那叠万元钞的价值绝对是超过了地上这些东西的。



但是女人立刻上下打量着他,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了。



“这个时间点你让他跟你回家?”



这样的嘴脸实在是比刚刚听到的嘈杂的圣诞歌更让人感到反胃,堂本光一一点和对方纠缠的欲望都没有,摆摆手说今天就算了,你们能在这里摆摊店应该在附近,告诉我地址我明天自己去取。



反正过了今天晚上这些东西也就变成了过期产品,取不取都是一样的效果。




解决了这个回家路上的小小插曲之后,堂本光一立刻再次投身于刚刚黑暗的小巷子当中,这次终于顺利的回了家。



位于顶层的豪华公寓此刻正灯火通明,堂本光一刚推开门就又被吵吵闹闹的圣诞歌曲甩了一脸。本来就因为刚刚的事情而黑的要命的脸瞬间更黑了,房间里沉浸在圣诞聚会的氛围里随着音乐的摇摆着身体的年轻人们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人走进了房间。而堂本光一黑着脸穿过人群,径直走到了正跟人聊天聊得手舞足蹈的男人面前。



“光一.....光一先生,您怎么回来了?”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男人本来笑得都是褶子的脸立刻收起了笑容,慌慌张张的起身之后又赶紧帮堂本光一拍去肩头根本不存在的积雪。“您早点说我也好去接您嘛,刚好我们在办party,来来来我们拉个新的横幅欢迎光一先生回家......”



堂本光一手抄在大衣口袋里,看着面前的人演完这一套之后才开口。


“五分钟之内给我恢复原状。”


然后转过身从人群让出的通道里回到自己阔别了三年多的卧室,换上了更为舒适的家居服之后坐在宽敞的卧室里摆放着的沙发上,等待着手机设定好的五分钟倒计时响起来。


人是和闹钟响起的声音同步出现在堂本光一面前的,看得出来刚刚经历了一次匆匆忙忙的大扫除,头发上还沾着一条彩带的残骸。


“别打我别打我我都收拾好了。”


堂本光一本来是伸手想帮他把彩带弄掉,结果手刚伸出去男人就飞快的护住脑袋拿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顿时让人哭笑不得。


“我什么时候揍过你?生田斗真你小子二十多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一惊一乍的。”


“讲讲道理我的岁数连您的零头都没有,我就是小孩子啊。”



整个生田家族里恐怕只有这个小子敢这么跟他说话,堂本光一一直觉得自己一定是那个时候脑子被冻坏了才会在四五个小孩子里选了生田斗真跟在自己身边,这才多久没回东京,这小子就敢在自己住处开圣诞聚会。


“我这不是没想到您会在平安夜回来,再说了我父母都去国外度假了我得留下来看家,很无聊嘛。您要早说您会这个时候回来,我肯定做好吃的在家里等您回来的。”


生田斗真一脸我很纯良我很乖的表情振振有词的胡说八道,但是堂本光一到底心软了,这孩子从七八岁的时候跟在自己身边,的确是总不能和父母团聚,偶尔这么闹腾一次就当是小孩子任性了。



“行了去休息吧。”


然而生田斗真最大的本事就是得寸进尺。


“可是我朋友还在楼下等着我呢。光一先生您好好休息,我明天早上让人做好吃的送过来。”


生田斗真大概是一开始就想好了要溜,堂本光一刚说完让他下去休息吧他就脚底抹油的从卧室门口跑了出去,压根没给堂本光一阻止他的机会。


但是堂本光一压根也不需要拦着他。



“俊也?”


“光一先生您回到东京了吗?斗真那小子应该在家里等您回去。”


“把那小子的信用卡停掉吧。”



“他惹您生气了?”



电话那头的老者明显是顿了一下,他跟随在堂本光一身侧已经有几十年了,很少能看到堂本光一有情绪外露的时候,也极少会过问生田家族如何管教下一代继承人的事情。


“我只是觉得偶尔让那小子吃瘪也很有意思。”



“好的,我知道了,那您早点休息吧。”


临睡前特意屏蔽了生田斗真的电话号码保证自己能睡个好觉,堂本光一毫不在意等生田爽快的在那帮狐朋狗友面前掏出信用卡付账的时候会遭遇怎么样的尴尬局面,一夜好眠。



早上难得的早早就醒来,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到生田斗真像是被人丢弃在路边的小奶狗一样蜷缩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是等了多久,已经睡着了。堂本光一无奈的摇摇头,拉过一边的沙发毯盖在生田身上,就看到原本缩成一团的人在毛毯上蹭了蹭,舒展了身体睡的更加舒服。


原本打算让生田替他跑一趟去取那些东西,现在倒必须得自己去一次了。



也许因为昨晚刚下过雪的缘故,今天的早晨格外的冷,天也阴沉沉的。只是这样不见阳光的天气,让一贯不爱出门的堂本光一觉得更适应一些。



昨晚遇见的那孩子今天依旧穿着那身校服,看到他以后猛地站起身来,从店里一路小跑的到他面前,圆滚滚的眼睛里写满了惊喜。少年清亮的音色,在这样阴沉沉的天气里,像是悦耳的歌声。



“先生早上好,我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呢,东西我都帮您打包好了。”



他的确是拥有一双极漂亮的眼睛,仿佛一汪藏在深山里的泉水,半点不沾尘世的不堪,注视着别人的时候就只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像是要把人溺在其中一样。


堂本光一躲开了他的目光,沉默着点点头。



“不过今天就已经是圣诞节了,现在买这些东西会不会已经晚了?………对不起我不该多嘴的。”



少年似乎干什么都有些怯生生的,堂本光一不过是他问问题的时候抬眼看了他一眼,对方就立刻安静下来,抿了抿嘴之后又紧张的道了歉。



“没什么,买回去今年不用明年也可以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似乎是感受到了堂本光一话里的善意,少年又笑起来,原本含着一汪泉水的眼睛里又像是照进了太阳一样闪着光。




“请您等一下。”




少年有些吃力地把一大袋子东西从店铺里拖出来放在他面前,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造型可爱的木雕来,是只可爱的小熊猫。



“送您的圣诞礼物,托您的福我昨天可以早点回家。”



温润的木质拿在手心里还带着少年掌心的温度,堂本光一却注意到对方向自己伸手的时候露出的手腕上有一道青紫的捏痕,在纤细白皙的手腕上异常明显,也不知道是谁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察觉到堂本光一的目光之后,少年明显有些慌乱地拉起了自己的袖子盖住了伤痕,飞快的说了道歉之后跑回到店里,接着堂本光一又听见了几句咒骂。



也没来得及问问他的名字。



深知别人的家事不要管的堂本光一单手拎起那袋东西来,也没了什么去吃早饭的心情,径直的回了家。



无视了生田斗真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喋喋不休的时候为什么他会买这么一袋东西,把一整个透明的大袋子都直接扔进杂物间之后就回了书房看书。不肯死心的生田斗真自己进了杂物间,在一堆铃铛拐杖糖之类的劣质装饰品里试图翻出一点堂本光一之所以会买它的原因。




看书是堂本光一一件常用的打发时间的东西,他甚至在国外拥有一整间的图书馆,不论是什么书读进去了时光总流失的很快。



但是今天显然有些异常,他坐在摇椅上半天书页却并未向前翻动一页,反而手指一直无意识的在书角上摩擦,让边角都有些翘起来。



精彩的剧情无法进入到脑海当中,是因为那双噙着泪的眼睛占据了他的脑海。



足够漫长的生命会消磨人的感情,尤其当他甚至看不到自己生命的尽头的时候。时间之神像是把他遗忘在了这个尘世当中,任由他身边的人长大老去死亡,但他却一丝改变也没有。他甚至没有他觉得自己应该有的生而为人的记忆,脑海中能想起的记忆的初始点是在江户时期,他在吉原的附近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晃晃荡荡,不知是得罪了哪一位贵人而被他的手下追打,逃脱时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往他想去的地方。




最初发现这个的时候他非常惊喜,也压根没去深思在这之前的记忆去了哪里,每日仓皇度日让他像一条狗一样,只敢偷偷摸摸的跑进酒肆的后厨偷些东西吃。对这样的能力适应自如之后,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懂得去偷一些不太起眼的贵重物品换钱,置办田地庄园。就在那个时候,他在被卖到吉原的罪臣之后里遇到了生田斗真的祖辈,因为一直怕自己偷东西的事情暴露不愿意出现在人前,堂本光一就花钱替对方赎了身,让他为自己打理家业。



至此就一直传到生田斗真这一代,生田家家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家族,和他有接触的基本上只有直系这一脉,整个家族一直保守的秘密就是堂本光一的存在。




时间在他身上不流淌,空间他可以随意的穿梭,然而他永远无法追求死亡。



大概到生田斗真曾祖那一代,堂本光一终于厌恶了这看起来没有尽头的生命,他选择用一直陪伴自己的武士刀自杀,却发现在醒来时还是在原本的房间里,伤口也消失了。





他至今都坚持认为自己一定是做了什么遭天谴的事情才会被判处这样的惩罚,就这样漫无尽头的活着。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只能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消失。



所以按理说他不该这样对一个少年上心。






少年其实算不得什么让人惊艳的长相,因为他当年是在吉原附近,醒来之后他也总愿意进去逛逛。无数的游女甚至花魁他见过不少,有的真的第一眼就让你觉得美的像是人偶一样,说话间媚眼如丝万种风情。那时候他也是放下钱也同时把人放下,不过当做一场游戏,不曾对哪一个多上一丝心。






堂本光一从口袋里掏出木雕来,小家伙手艺倒是不错,木头不是什么好木头,小熊猫的神态却活灵活现。





把手里的小木雕放在一边,堂本光一站起身来打算让生田斗真陪他打打游戏。



那是生田斗真上初中那一阵迷上了游戏,得到堂本光一的允许之后就买来放在家里,不知不觉堂本光一就开始和他一起打,反正时光那么漫长做点什么都是消磨。




打游戏的好处就是会比看书更全神贯注,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不停咋咋呼呼的人,想走神都不行。



生田斗真长大之后的兴趣早就不在游戏上,奈何他不陪也没人会陪堂本光一起玩,只得这么一口气陪他打到天黑,连吃饭都是点的外卖。



“不玩了不玩了,每局都是您赢,到底有什么意思?您到底懂不懂得让小辈让小辈开心一点。”



看看着自己又要被堂本光一KO,生田斗真干脆丢下了手柄,一副打算耍赖的样子,而下一秒堂本光一就选择了自杀。现实生活里不能死,游戏里死还不容易吗?



生田斗真抿了抿唇绝望的躺在了地毯上。





“被停掉生活费我也不陪您玩儿了,您去打在线游戏吧说不定还能碰上什么活得跟您一样久的吸血鬼什么的……”



“我刚刚从英国回来啊。”



堂本光一摊摊手,表示他的确是认识这样的人。



生田斗真立马来了精神,一骨碌的爬起来正坐在堂本光一面前。



“吸血鬼长得好看吗?他们的晚宴是不是特别华丽?是不是有好多家族之间的爱恨情仇?哇哇哇下次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查理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吸血鬼,也是他自己唯一认识的一个,而且他非常讨厌人类,因为他唯一的同伴就死在人类的十字架和木钉下。”




而且他这次去英国,也是他见查理的最后一面了,对方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比他久一些,但是生命终将有尽头,吸血鬼的生命比之人类漫长却也一样有结束的时候。



至此之后他连个能说说话的像是同伴一样的人也没有了。




在得知了吸血鬼的生活并不像自己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之后,生田斗真彻底不肯再呆在家里,呼朋唤友的出去玩儿了。




堂本光一再次变成一个人之后,那双眼睛就又重新的回到了他的脑海里。



明明是想走进厨房里给自己倒一杯酒,大概因为脑海里乱糟糟的想着那个少年,向前迈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迈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他的夜视能力极好,只见这外面的灯光也能看得清这间房间非常的狭小且除了床上还算整洁之外其他地方堆了很多杂物,比起是我市到更像是在杂物间里摆了一张床。



接着他就听到哭喊声,早上听到清亮的少年音此刻有些沙哑,带着哭腔的声音极度的压抑,一遍遍的祈求对方停手,但是像是棍子之类的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停下来。




他轻手轻脚的把门开了一道缝,就看到前一天晚上见到的那个女人手里拿着棍子,这会儿倒是停了手叉着腰喘着粗气像是干了什么体力活,而少年蜷缩着卧在脏兮兮的地板上,满脸都是泪痕。



“堂本刚你再敢碰那些破木头你试试看,你看我会不会打死你?跟你那个短命的父亲一样该死,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我才能过得幸福……”



女人把棍子丢在地上的声音让地上的少年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但是他却没有躲,只是一直说着妈妈对不起,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整个被泪水模糊了,看不出一丝神采。





堂本光一大概是百年来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宛如心脏被人用手狠狠的攥紧了一样。




女人的暴行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她像是拎起一只奶猫一样从后领处拽住少年的校服,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把他拖到房间外面,然后狠狠的关上了门。




如果不是给自己订立了绝不干涉普通人生活的准则,堂本光一现在简直想走出去扼住这个女人的脖子。




向后退了一步来到破公寓外。



少年本来是整个人被甩出门外的,现在颤颤巍巍地自己坐了起来,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衣,整个人冻得缩成了一团,刚刚挨了打的后背却不敢靠在墙上。




他没有抬头,也没有求饶,似乎明白自己今晚是不可能回到还算是温暖的房间里去了。




堂本光一下意识的走到了少年面前蹲下了身,被他吓了一跳的少年瑟缩了一下,然后抬起手背擦掉自己的眼泪。



“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我想谢谢你的圣诞礼物来着,木雕做得很好。”



少年原本没有一丝光亮的眼睛里好像多了一点生气。



“我爸爸在世的时候教我做的,谢谢您的夸奖。”



“圣诞节的习俗应当是交换礼物,那么,你有想要的圣诞礼物吗?”




少年看着他的瞳孔稍微的放大了一些,咬着下唇像是在思考他的话,堂本光一知道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在这样的夜晚对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说这样的话,难免的会让人产生其他的联想。


于是他接着补充了一句。



“我家里还有个比你大不了几岁的哥哥,他总嫌我这样的大叔无聊,圣诞节嘛,你去陪他打打游戏他肯定是乐意的。”





少年终于点了点头。



堂本光一伸手搀扶起他,才发现堂本刚的身体瘦弱的吓人,胳膊上几乎一点肉都没有,他稍微一动,就会因为牵扯到后背的伤口而皱起眉头来。



堂本光一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他知道对方就在附近的酒吧里,于是发短信要生田斗真十分钟之内开着车到达他现在在的位置,否则生活费也将和信用卡一样和他说再见。



于是生田斗真开着车几乎是飞到了现场,看到堂本光一搀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之后露出惊讶的神色来,但非常会读空气的闭了嘴,到家之后也立刻闪进自己的卧室里不出声音。



堂本光一给客卧铺上了非常柔软的棉被,又给了还处在慌乱状态的堂本刚一杯热牛奶,少年执意不肯上药或看医生,堂本光一只得让他早点休息。





半夜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进了少年的房间,对方似乎睡得极不安稳,眉头间全是汗,趴在床上手紧紧的攥着枕头的边角。




堂本光一坐在床边,拿着纸巾擦掉了堂本刚额头的汗气,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看了一下堂本刚的后背,现在还都是红肿的痕迹,恐怕过不了两天就该泛起青紫。接着他就忍不住温柔的摸着堂本刚的头发,握住他紧紧攥着的手帮他放松下来。




他得把这孩子留下来。




tbc.

评论
热度 ( 675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