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燈亮起時相方坐在他的床上。

他就在他眼前,卻周身透明彷彿隨時都會消失。

弄痛我吧,光一。他說。
不然我好像要死掉了。

而他終究是個不稱職的相方。是全世界最不會安慰人的笨蛋。

口拙,那就別說話吧。

他只能不厭其煩的親吻他的眼周;
他看見他的眼裡海水氾濫,卻不見星光。


而自己彷彿才是要溺死的那個人。


评论
热度 ( 160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