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m」

六点起床:

KT。


 


「5cm」


 


2049.


30岁的堂本刚当初为了这套房子奔波了很久。


迟迟敲不定住哪,一有空就看房。


认识的人都给了不少建议。


 


2050.


但堂本刚不跟他聊这些——那时候的堂本光一不在。


 


2051.


他在另一座城市短期进修时,副校长突然半夜来了个电话,问他堂本刚是不是要不干了。


堂本光一当下不知怎么就很烦躁,回了一句,这该问他本人啊。


校长又问,那是你打算不干了吗?


堂本光一更是莫名其妙,回复道,我为什么不干?


 


2052.


他突然想起。


 


2053.


当时的校长挂电话前突然又问了他一句。


“如果堂本刚不干了,你还会留下来吗?”


 


2054.


那么多年了,堂本光一居然还记得他的回答。


漫不经心,又理所当然。


“那跟堂本刚有什么关系。”


 


2055.


其实他那样说完,就有些莫名的心虚。


倒不是觉得自己说错话,只是觉得自己的语气太无所谓了。


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在赌气,在生气,在假装平静。而他这样已经绝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非要追溯的话有可能从堂本刚校庆亲他之后就开始了。


 


2056.


堂本光一那晚没能睡着。


非常可笑而幼稚地气了一晚上。


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他这辈子气得最久的一次,而且还是对堂本刚生气。


虽然只是那一个晚上。


 


2057.


那个晚上,他很认真地思考,堂本刚到底是不是一个很轻浮的人。


当众亲吻自己的同事,对堂本刚而言是不是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不是他,堂本刚是不是一样能亲得那么痛快?


亲完以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酒席上照样和人搂搂抱抱唱歌打闹。


 


2058.


他也就跟着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堂本刚如此落落大方,都是男人,他怎么计较。


可是他演不了真坦然,于是只好学着回避。


 


2059.


回避到堂本刚搞了一堆大动作,一无所知的他凌晨被上司问询。


 


2060.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他拨通了堂本刚的电话。


结果那头的堂本刚比气了一晚上的他更郁闷,问他没注意时差凌晨三点打这通电话想干什么。


对方的声音比往日低,有些不清醒的黏软。


听得堂本光一像是瞬间被年糕黏住了喉咙,忘了词。


 


2061.


计较什么。


他跟自己说,你这一晚上,到底在计较什么啊。


这几年来他打给堂本刚的第一通电话,就是来质问对方为什么请了年假一个月不上班跑去搞房子的事吗?


堂本刚可从来没有对他那么追根究底过,他凭什么去咄咄逼人。


 


2062.


结果他们聊了五分钟的楼市。


 


2063.


看吧,他那时的防线多么脆弱,堂本刚却一句话都不多问。


彼此都明白校庆那天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当没发生过,他是回避了,可堂本刚又为什么要退缩?


真的是喜欢他吗?


 


2064.


“你花了那么大功夫找的房子,说不要就不要了吗?”堂本光一觉得好笑,“一个月不上班就为了它。”


最后也只买了半套。


他在内心默默地补了一句。


 


2065.


“已经不需要了。”


“是啊,”堂本光一这回是冷笑了,“不需要的东西你就是扔得快,真潇洒。”


 


2066.


“其实你也应该这样,”堂本刚不理会他的讽刺,很真诚地建议他,“不用老是回头留恋。”


又一次。


堂本刚总是明示暗示让他快点滚蛋不要纠缠,姿态高冷又伤人。


 


2067.


喜欢他很多年?


那么这半年,在干什么。


他们这么多年,到底在干什么?


 


2068.


堂本光一还在酝酿。


然而堂本刚下一句话来得更是迅猛,理智无比,字字如刀:“你也不是真留念,你就是惯性专一。”


 


2069.


堂本光一花了点时间去思考了堂本刚话里的意思。


然后起了一身冷汗。


很好。


这么多句解释,其实只有这句是实话。


 


2070.


“也许你说的没错,”堂本光一已经准备好了,反驳和澄清已经没有意义,他只是简单地下了结论,“我们在浪费彼此的时间。”


 


2071.


精力。金钱。


堂本光一在心里默默地补上这两个名词。


虽然他心甘情愿。


 


2072.


他被堂本刚狠狠地戳到了痛脚。


对于别人来说,专一或许是个优点。


而堂本刚并没有那么在乎这个,从他认识堂本刚的那天开始,他就知道他在堂本刚眼里可能就是个呆子。


 


2073.


这个认知实在太深刻。


深刻到直至今日都像埋在大脑里顽固的铁钉。


当初那个少年意气的堂本刚看他的一眼,实在是刻骨铭心。


 


2074.


他脑海中闪过了一丝堂本刚或许是在报复他的念头。


但很快他就把种种不合理的想法全数抛开了——他不能再那么幼稚。


 


2075.


在这场过家家式的恋爱里他已经够傻了。


是该结束。


至少不能这么继续下去。


 


2076.


堂本光一早就不是那个低头捏紧了领口傻小子。


他必须找回该有的平衡,不再因为心虚作出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退让。


 


2077.


——他在堂本刚那里没合格,堂本刚在他这里的表现分数也堪忧。


 


2078.


有些陌生。


久违了的自己。


 


2079.


“但你有没想过,也是因为你的惯性,才导致我们今天搞成这样的。”


从来不是一方面的问题。


 


2080.


出乎意料的,堂本刚点头跟他认错:“我也有错。所以我们及时止损也好。这么多年我都在想——”


 


2081.


堂本光一看见堂本刚扬起了一个笑,语气里几分难过几分惋惜。


更多的是茫然。


堂本刚笑得那么好看,可堂本光一只觉得残忍。


他的心被骤然捏住了,他直觉他知道堂本刚要说出什么话——因为这个表情语气他真的好多年没见过了。


 


2082.


“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


 


2083.


上一次堂本刚这么问他,他坐在堂本刚的行李箱上洋洋洒洒地跟堂本刚列一二三四。


刚揍完人的手还是发着抖的,可他的声音铿锵有力。


事后长濑形容他就像头狼,智勇双全得让人觉得有点恐怖。


 


2084.


那是本能。


对着泽木就该用拳头,对着堂本刚就该讲道理。


 


2085.


或者就去拉着堂本刚的手。


他不放,人就不跑。


 


2086.


“因为我。”


堂本光一答得毫不犹豫。


 


2087.


“可这里真的适合我吗?”


堂本刚问了和当年一模一样的问题。


 


2088.


堂本光一没有回答。


这不是现在的他能回答的问题。


 


2089.


上一次他请堂本刚先试一试。


哄骗一次就够了。


 


2090.


以前他还可以自己骗自己,承认自己确实有些自私和冷淡。


他迟钝,堂本刚痴情。


他开窍,那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


 


2091.


情投意合?终成眷属?


不。


这么多年,他们只是在互坑而已。


 


2092.


半个月以后堂本光一在合同上龙飞凤舞地签上了他的大名。


堂本刚那半套房子最后还是归了他。


 


2093.


结果听起来很顺利,实际上堂本刚拒绝了很多次。


拒绝到最后他也烦了,坐在中介公司里咬着烟问堂本刚到底想要钱还是烂在手里的空屋。


 


2094.


堂本刚离开得很安静。


堂本光一在那套被他拆得乱七八糟的空房子呆了一晚,第二天就回到自己原来的高层公寓。


 


2095.


“好久没看你这样了,”国分老师满脸写着不认同,“说不定会收投诉信的。”


堂本光一挑眉:“会么?”


 


2096.


心理健康室的门紧闭着。


下午被他说了两句就哭起来的小孩还在里面。


 


2097.


他在外面抽烟,长椅坐得屁股有点疼。


堂本刚辞职前让校长正儿八经地找个心理医生驻校的建议,果然不错。


学业以外的事情就该交给专业人士处理,各司其职才是成熟的做法。


 


2098.


堂本光一胡思乱想了一会,觉得其中一个念头十分有意思。


国分看他突然诡异地笑,问他干嘛。


他说没事,就是觉得有点扯。


什么扯?


也没什么……


 


2099.


他就是突发异想:啊,这个心理医生该不会是堂本刚找来帮他擦屁股的吧。


 


 


  ————————


待续。


写了那么久才把物理老师的真面目抖出来,前两年写的怕不是一个假的物理老师……

评论
热度 ( 507 )
  1. 大 橋六点起床 转载了此文字
    评论竟然要我验证手机号没活路了美术老师搬走了!

© domotococo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