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何生 — 壹

千遇:

◎ J禁,請瞭解定義再進入
◎ KT,架空向
◎ 一切都是妄想,與真實人事物完全無關






新連載重新啟動!


其實就是之前提過的中長篇,
雖然還沒寫完,不過決定還是開始慢慢放,不然可能還會拖三百年(欸




劇情有些慢熱,偶爾時間軸會跳躍,


設定就先賣個關子,看完這章應該就知道了XDD



很久沒寫這麼認真的題材,希望會比以前進步一點(笑


如果願意的話,歡迎跟我一起慢慢完成它!




p.s


暫且算是度過這次的發文難關,
不過未來的事很難說,總之如果有任何變異,歡迎隨時查看一下我的個人網頁w




好 廢話太多了,以下正篇




————————————————————






01




深夜,暗巷,追逐。


光一輕淺的呼吸被前方雜亂的腳步隱沒,手指隨意摩梭著扣在掌心的槍桿,熟悉的金屬觸感像溫馴家犬在手中呼吸。


他隨著前方那肥胖男人越發急促踉蹌的步伐默數,三公尺,兩公尺,一公尺。加快速度縮短與男人的距離,他們一前一後彎過複雜巷弄裡的最後一個轉折,光一抬眼,對上獵物驚恐的雙眼。


對方緊貼著死巷的牆,哭喊各種討饒與哀求,姿態半點也不優雅但莫名讓他聯想到瀕死的天鵝——生物死期將至的絕望哀鳴事實上都相去不遠,然而光一從來沒覺得天鵝淒美,也不認為眼前這倒霉鬼目標死前的哀求有仔細聆聽的意義。




舉起手槍,瞄準,扣板機。


砰的一聲之後空氣回歸寂靜,開槍的人眼睛眨也不眨地走向眉心被開了個洞的肉體,小心地避開磚瓦地上蔓延開的鮮血,往屍體身上的大衣暗袋摸,果然搜出一支隨身碟。


將小小的塑膠製品在手中轉了一圈收進口袋,光一站起身理理大衣的衣襟,把稍稍冷卻的手槍扣上保險放回腰際,輕輕拍了拍,安撫寵物犬的手勢好像方才它不是吞噬了一條生命,而只是汪汪叫兩聲而已。


他抬頭,看了眼沒有星月的天空,邁出離開的步伐沉篤冷靜,與他來時無異。


全身黑的衣飾是最低調的偽裝,沒多久便融進夜色裡,皮鞋敲在地上半點聲響也沒有。






02




今天是住院的第三天。


早晨六點準時睜開眼睛,光一習慣性掃視一輪單人病房,確定只有自己一人才放鬆下來,安安份份躺在床上倒數三十秒,輕盈的敲門聲在零秒落下的瞬間同時響起。


「光一先生,我來巡房了。」來人說。


認識這個聲音的第三天,職業習慣已經讓光一能在腦中清楚勾勒出對方的長相。


圓圓的臉,俐落的褐色短髮,圓圓的眼睛,微微翹起的上唇,圓圓的肩膀,意外纖瘦的身材,聲音是和長相十分搭襯的軟綿類型,尤其是睡不飽的時候更加黏糊——今早也不例外地偏向黏糊的那方。


光一設法撐起身體,然而顯然太過勉強,才一動作就因為痛楚而微皺起眉。


「你別亂動。」隨著聲音而來的是攙扶上肩膀和手臂的體溫,「傷口就在胸口很容易再裂開流血啊。」對方一邊叨念,一邊還是幫助他移成舒服的姿勢。


不習慣被碰觸而渾身僵硬反而更容易移動,再搭配起床的低血壓,讓光一難得毫無抵抗地被隨意擺弄,只來得及抬眼,捕捉到他圓圓眼睛上方長得不可思議的眼睫毛。


靠近傷口的地方突然有點癢,也許傷口真的裂開了。光一別開視線,落在對方胸前的名牌上,堂本剛三個大字端正和諧印在中央。


堂本剛。


沒錯,和自己三天前收到這次的任務調查報告並無出入。光一回想。儘管怎麼看都像個實習大學生,但的確是個合格的主治醫師,還是曾經的無國界醫師組織成員,在戰地打滾過一輪又順利存活下來的那種。


 


「嗯。」半倚著床頭,光一的回應不太上心,實則不動聲色地觀察。慣用手,聽診器擺放的方式,口袋裡筆記本磨損程度,習慣動作,乃至無意識的口頭禪語助詞,全都一一建檔。


「傷口還痛嗎?」並不知曉光一的心理活動,剛習慣了自己新收病人的冷淡,一邊問,一邊將光一胸口的繃帶拆開,露出猙獰地盤踞在心臟旁邊的,是在日本並不常見的槍擊創口。


「不會。」光一回答得果決而且淡然,假裝沒看見剛檢查自控式止痛機器裡,止痛藥使用劑量低得離譜時暗沉的臉色,低頭看自己身上橫著深色縫線的暗紅色傷口,眼神疏離得像在看無關的他人


「大概多久能夠出院?」


騰寫病歷的人筆尖一頓,下一秒突然瞪視過來的視線水汪汪的,卻帶著一點不容錯認威脅總算有了醫生的威嚴,「這問題還早,在養好傷口之前哪裡都別想去。」


「還有其他問題嗎?」等到護理師替光一換藥包紮完,剛在病歷版上寫了幾行字——從對方緊皺的眉梢,光一忍不住猜測或許是在加註自己有多不得閒——,最後問。


「止痛藥可以減少嗎?」光一看了眼自控式儀器裡顯示的每次注入劑量,語氣隨意又真誠,像在要求今天早餐想要多吃一顆荷包蛋。


剛啪地一聲闔上病歷,勾起一個過分燦爛的笑臉,「看來是沒問題了,祝您有愉快的一天,堂本先生。」


看在刀槍中打滾長大的光一眼中應該毫無殺傷力,他卻覺得傷口附近好像被輕輕刺了幾下。


光一望著醫生似乎有些慍怒地消失在自己視線範圍內,過人的聽力隱約還能聽見軟糊的聲音咕噥著這傢伙真是難以置信,拿起醫院附送早餐的餐包咬了一口,始終沒有半點表情變化的臉龐晦澀難辨。








- TBC





评论
热度 ( 123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