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BRID ALIEN▲(中)

Tu2:

KT向


物理老師51x宇宙人24


正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拉長到五篇的我bbb




-------------------------------------------------------




和他所認為的宇宙人完全不一樣,原本以為會是更加無機質的神祕生物,意外的與人類相差不遠。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眼前的宇宙人口腔內不像自己一樣會分泌唾液。


也因此在彼此接觸時對方貪婪的、宛如汲取甘露般將舌尖探了進來,並且只是抵著他的上顎來回舔舐。


一絲絲像是電流通過的感覺讓堂本光一的臉頰兩側一陣酥麻。


「光…一,堂本光一…雄性生物,年齡32歲,身長大約在168公分,體重57公斤…」


宇宙人摸了摸沾著濕亮唾液的嘴唇,斷斷續續的唸著這些本來他不應該知道的訊息,最開始的怪腔怪調也逐漸變得和自己沒什麼兩樣,甚至帶上了關西腔,重點還挺標準的。




堂本光一對於突然被襲擊親吻這件事情倒沒有太大的反應,畢竟最震驚的事情莫過於那還離地面尚有五公分高度,正喃喃自語飄浮在空中的宇宙人,此刻是真實的存在於眼前,於相同的時間軸裡和自己接觸著。


「腰圍68公分,以地球的雄性來說過於纖瘦,除了睡眠不足以外健康狀況良好,尺寸…」


宇宙人的眼神向下瞥了一眼,堂本光一趕忙以雙手護住了重點部位,他沒有想到自己全身上下的數值就這麼赤裸裸的被看透,難道外星球對於隱私這件事情壓根沒有任何概念嗎?




「25.5…公分。」


「啊?」


他可從來不知道褲襠裡的怪獸有這麼驚人,再者要真這麼長的話他現在哪可能還穿著四角褲在陽台閒逛。


【〈////●△●////〉腳長。】


原本還好好說著話的宇宙人突然像最開始一樣以投影的方式在腦內與他對話,而且配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跟我一樣。〈////●△●////〉】


生動的符號就算眼前的人看起來面無表情,堂本光一訝異自己居然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情緒起伏,只是在此之前還是先將這外來客請進屋裡再說,雖然他住的樓層不算太低,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不管他剛剛說的交配還是什麼的…這些都等之後再打算了。


 


「那個不好意思Mr.宇宙人…進門的話要請你將腳上的鞋子脫掉。」


「…不脫不行嗎?」


 


三角嘴不滿的翹得老高,正要從陽台浮進去堂本光一家的宇宙人滿腹委屈,鞋子又不沒碰到地面,何況他又是飄浮在空中…才不可能會弄髒這地球人的家呢。


「可是在地球上的規矩就是這樣,我是不知道你們星球上是怎麼樣的,但既然你被迫降到這裡,就得遵守我們這裡的習慣。」




堂本光一轉身在櫃子裡翻出一雙全新的室內鞋,本來是要準備給來家裡作客的人,但無奈自己的防備心太高,別說朋友了,看到他沒跑的大概也沒幾個。


 


「我飄著呢。」


像是示威,一身白包括皮膚也白的宇宙人開始在堂本光一身邊團團打轉,用行動明確的表示出他的鞋子與地板壓根碰不著邊,男人拆開包裝袋將淺藍色的室內鞋放在地上,直勾勾的看著臉上的表情越來越不開心的宇宙人。


「那你轉過去。」


「脫個鞋罷了,何況我怎麼知道轉過去會不會突然被暗算?」


將奇怪的生物放進門就算了,講真的該將危險性列入考量他應該先想到,雖然看上去人畜無害甚至還有點弱的樣子,如此浩瀚的宇宙裡會發生什麼事情不是任何人都能保證的。




【你不轉過去我不脫鞋。〈////●△●////〉】


沒想到在同一天遭遇到外來生物就算了,還被如此明目張膽的威脅著,堂本光一索性直接走回房間將門關上,然後敲了敲門板。


「換好鞋子跟我說一聲,又不是脫衣服到底怕人看什麼呢…」


門外的宇宙人扭扭捏捏的拿起了室內鞋,對於最前面露出腳尖的設計顯然不是很能接受,但礙於現在有求於人的前題下,他還是換了鞋。


「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


好不容易在他的勸說下才肯願意坐在沙發上的宇宙人,卻還是穿著鞋子正坐著,就像是想將腳全都藏起來一樣,最開始看他怎麼都不肯脫鞋,堂本光一還以為他的腳可能和自己長得不同,或者是說很嚇人之類的,但剛剛瞥了一眼,圓圓的腳背和乾淨的腳指頭,倒不如說還有些可愛。




「用我們的語言可能沒辦法讓你聽懂,畢竟三角星人智商和地球人足足差了五倍之多。」


雖然是在闡述事實的一句話,堂本光一心中還是略為不是滋味,好歹他還是個物理老師,雖然不算特別優秀,但表現的也不算太差,大概在宇宙人的眼中他們的腦容量就像鳥一樣那麼渺小吧?




「…C.H.E.R.I」一個字一個字的用英文唸著,「CHERI音同凱莉,這個國家的字母在世界各地應該都是通用的。」這大概是他搜尋了一輪之後所找到最適當的描述語言。


「所以CHERI是因為日全食產生的電波干擾,不得已只好迫降到這裡?飛行用的船呢?」


堂本光一替自己開了罐可樂,用眼神詢問著這名叫做CHERI的宇宙人需不需要來一點,卻被他洗了一整臉。


「不了,這種完全人工化學的液態食物對身體一點幫助也沒有,裡面的咖啡因成分會刺激腦脊髓造成失眠與焦躁,而其中引起發泡的二氧化碳對於我們三角星人更是一種致命的傷害,吸取過量身體機能也許會就這麼停止,也虧你們地球人如此熱愛這種化學廢料還能發展的如此健全。」


冷冷的說著,堂本光一尷尬地放下了正大口喝著的罐子,抿了抿嘴心裡想著這宇宙人還真的一點也不可愛。




「有天然水果製成的液體嗎?沒有的話就不用了。」


而且很挑嘴,好在冰箱裡有幾顆昨天買回來的柳橙,摸了摸鼻子堂本光一認命的走進廚房,找了一輪才翻到被遺忘在角落深處的果汁機,但只要想到還得切開處理他就覺得非常麻煩。




「來者是客…來者是客…」


秉持著最基本該有的禮貌,他還是打開了果汁機的蓋子先清洗再說,而且也不知道外面那所謂的三角星人如果喝下了人工添加物對身體有沒有什麼影響,還是小心謹慎點,最糟糕的莫過於突然變異然後…呃,看他那樣大概沒這個可能。


「才不會變異呢,我們三角星人可是全銀河系最愛好和平的族群,和你們這些每天只知道打打殺殺掠奪的未進化生物不一樣,愛與包容才是最重要的。」


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身後,CHERI依舊浮空著,看他這樣堂本光一實在很想知道自己給他室內鞋的意義到底在哪裡,而且不知不覺間又被貶低了一番,更可怕的莫過於他在想什麼好像都逃不過對方的眼睛。




圓圓大大的晶亮雙眼像是飽藏著宇宙萬物星辰,見到過的風景全都被封存在其中,他彎身碰了碰果汁機,堂本光一根本來不及看清楚,不消一秒時間分解出大大小小的零件整齊排列在眼前。


「這種東西太老舊了,人類的科技還有很大的空間要進步呢。」


CHERI拿起柳橙,晃著一根像是吸管一樣的東西,噗嗤的插了進去接著就這麼吸了起來,黃澄澄的液體中混著一顆顆的果粒,沒多久他便將只剩外皮的柳橙丟回給堂本光一。


「三角星球的人都像你一樣傲慢嗎?」


「傲慢?原來這對你們來說就是所謂的傲慢,從頭到尾我所說的話不都是事實?」


又拿了一顆柳橙,他跟在因為白忙一場而有些生氣的堂本光一後面稀哩呼嚕的喝著,因長途跋涉又能源耗盡的身體總算獲得了些許的放鬆。






場景轉回了客廳,依舊還是同樣的位置以及同樣的姿勢,不一樣的是CHERI總算肯將腳放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踏著毛絨絨的地墊,這樣的東西在自己的星球上是沒有的,三角星球只有冰冷的水晶地板,而他們會將腳這樣毫無防備的露在外面的機會也是少之又少。


「飛行的船在這裡。」


CHERI指著他順手放在鞋櫃上,最一開始他所戴著的三角頭罩,堂本光一瞇著眼睛怎麼樣就是看那張臉不太順眼,一種脫力的犯蠢表情。


「這孩子叫做サンカク,是我親自設計的外型,因為能源不夠他只能縮小到這個尺寸,現在頂多只剩下說話以及收納的功能…就連與母星聯繫也做不到。」


頭頂的那三根…頭髮(?)現在已經不會發光了,大概也是用水晶之類的材質所組成的,所以CHERI脫下來的鞋子是收在這裡面了嗎?但這樣的體積大小是怎麼塞下去的…難不成裡面連結著其他的次元空間?要真是這樣的話所謂的四維空間不就還有更凌駕於之上的存在?




之前讓他嗤之以鼻的十次元說法也許…?




『你瞅啥啊?再看我會揍你噠ZE△』


「什麼聲音?」


最初聽見的電子音夾雜著濃厚的方言腔調,堂本光一還以為是眼前的宇宙人又擅自侵入他的腦波與自己對話,但CHERI只是聳肩並且指著鞋櫃上的サンカク一臉無辜的模樣,直到那三根水晶體隨著一句又一句的嘰嘰喳喳忽明忽滅亮了起來,堂本光一終於忍不住走過去把那三角體拎了起來。




『沒禮貌的傢伙噠ZE△』


『什麼力量都沒有的渺小生物怎麼可以碰我噠ZE△』


『不可以翻我的肚子,CHERI快來幫忙噠ZE△』


看來也只是空有嘴皮子能耍,這叫做サンカク的物體根本隨他玩弄,翻找了好一陣子什麼也沒找著,舉凡螺絲或是卡榫的地方一個也沒有,外星來的東西果然就是不一樣。


「我們需要能源,需要足夠讓母船恢復駛動的能源。」


CHERI飄浮到堂本光一身邊,溫柔的將サンカク接了過來,捏了捏發著微弱光芒的水晶體,喋喋不休的聲音才安靜了下來。


『警告!警告噠ZE!剩餘能源5.124%剩餘能源5.124%!危險!CHERI危險噠ZE!』


「危險是什麼意思?如果能源耗盡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


好不容易肯用雙腳踩在地面上的CHERI,估計大概只比自己矮上幾公分的體型,臉上仍舊帶著一副冷淡的表情,只是比起這個堂本光一更在意他腳上所綁的紅色布條,為什麼在脫鞋子的時候不一起拿掉?要是一個不小心踩到的話摔倒可是很危險的,雖然他會漂浮沒錯,但算不準撞到了什麼東西的話,他可沒那個將宇宙人送去醫院後還能全身而退的自信。




這麼一想的堂本光一順勢彎下了身想將那條紅布解掉。




【〈#●△●〉!】


然後他的後腦勺就被一個堅硬無比的玩意狠狠砸了一下。


「喂!你做什麼打人啊?我只是想幫你把這個…欸!還打!」


從來沒有想到宇宙人居然是採取物理性的攻擊方式,而且還是被他用口中的母艦直接往腦袋上打,雖說智商彼此之間相差了五倍,但要再這麼讓他打下去恐怕自己連父母叫什麼名字大概都想不起來了。


【你還看!〈#●△●〉】


「看什麼…眼睛長在我身上我不能看嗎?再說又不是其他的什麼地方,不過是腳…好痛!」


【エッチ!スケべ!へんたい!〈#●△●〉】


腦袋裡的聲音在他的注視下越來越羞憤,俗話說要學習別的國家的語言就得先從罵人的話開始,這一點就連宇宙人也不意外,而且不是說三角星的人熱愛和平?這怎麼看都不太對啊!


「好了我錯了你別打了,再打下去出人命的話你要怎麼回去?誰去替你搞能源回來?」




聽見他這麼說的CHERI臉上難得出現了一絲不悅,這一個過於激動之下能源又掉了0.3%...要再這樣下去的話不出一個星期事態就嚴重了。


「如果能源歸零的話,母艦為了防止三角星球的存在外洩出去,他會選擇自體引爆…換算成你們星球上的武力,大約等於五個核彈同時爆發。」


「啊? 所以這是代表著如果在能源耗盡以前還找不到辦法,全日本就要滅亡了?」


CHERI說話的語氣輕描淡寫的讓人非常懷疑其中的真實性,但看他堅定的點頭,堂本光一這下子可頭疼了,這一天不過是再平常也不過的休假日,怎麼一瞬間就風雲變色,而他還得肩負著拯救日本未來的重責大任來照顧這天外飛來的橫禍。




「不只是日本,包括全人類,」一點一點靠近著的臉,看上去人畜無害嘴上卻說著讓人毛骨悚然的事情,「サンカク搭載的高傳度病菌會隨著爆炸在空氣塵埃裡蔓延開來,只要是生物碰到了,不出三天便會溶解掉連骨頭都不剩下,那是三角星上用來處理廢棄生物所使用的環保劑。」


「好吧,那我應該怎麼做?」


摸了摸鼻子堂本光一是認了這麻煩事,只是他忘了最一開始CHERI說的話,有個關鍵字對於兩個雄性生物來說是不太可能的事。


「サンカク的能源是LOVE,他承載著許多人給予的愛才得以運作,同理來說我需要一個能製造出愛的生命體,而這個人選現在只能是你了。」


「等一下…所謂的製造愛…是我想的那樣嗎?」


「大概是你想的那樣,粗俗一點的話就叫做交配,我剛剛就說過了,如果你跟我交配並且孕育新生命的話就能提供給サンカク能源,雖然只有一個人可能會比較久一些,但總比一直耗損還要來的好。」




而且不只是サンカク會爆炸,為了完全毀掉三角星的存在,他必須與母艦共存亡。




「不是,你聽我說…我是男人這你應該很清楚吧?」


堂本光一摸了摸平坦的胸部,還順便將四角褲頭的鬆緊帶彈了兩下,提醒著CHERI別忘了裡面那和他一樣的器官,交配什麼的絕對是不可能的!雖然這宇宙人長得挺可愛…但他們彼此之間只能孕育出Unko吧?


「這你就不需要擔心,我們三角星就算同性別也可以。」


「你們可以但我不可以啊…而且對於初次見面的人就一直嚷著交配,我們也得互相有好感才做得下去不是嗎?」


「人類的話可能是這樣,但交配這件事情真的很簡單,也不過就是幾秒鐘的事情。」


說得倒輕鬆,任誰只要是男人聽見這句話大概都會不太開心,簡直就是在貶低他的能力,雖然實際上還沒有計算過時間,但好歹他自己來的時候也不算快的好嗎?


「不行不行,你先讓我考慮一下…交、交配什麼的我想一下再回應你,房子裡面的東西你可以自由使用,我得先將陽台上的相機收起來,還得整理明天學校要用的教材,接著洗個澡睡個覺。」


一步一步的退後,堂本光一盯著那在說完這些話後不知怎麼就好像隨時隨地要吞了他的CHERI看,雖然知道自己可能想多了,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其實一點變化也沒有,但他還是害怕一個不注意晚節不保,無論是前面還是後面…天知道宇宙人所謂的交配到底是什麼樣的。


「客房在那裡,如果要洗澡的話裡面有附設衛浴…呃,早點休息。」


「好。」


CHERI乖巧的點頭,目送著堂本光一消失在視線裡,對著サンカク喃喃自語著。




「我有長得很可怕嗎?」


『CHERI是三角星上最可愛的第一大王子噠ZE△』


「嗯,只是如果不快回去的話母親一定會很擔心…。」


只希望這個叫做堂本光一的人類能盡快想清楚給他回應,而且25.5公分…是和自己最契合的尺寸,就不知道他在糾結什麼。




-------------------------------------------------------


 


堂本光一想的很天真。


他原本以為一覺醒來那些記憶只是夢一場,直到他打開門看見客廳裡那白色的身影正手舞足蹈的跳著奇怪的舞,而桌上還散落著一張又一張的鋁箔紙,那是學校的女學生家政課時所做的酒心巧克力。


「早安,在你們的星球是這樣打招呼的吧?」


「早…話說回來你在做什麼?」


吃掉了也好,畢竟他不怎麼愛吃甜的,雖然巧克力在能夠接受的範圍,但只要想到上面還撒了七彩的米菓他就碰都不想碰一口了。




「吃到好吃的東西所跳的感謝之舞。」


彎起膝蓋在頭頂上比著大大的三角形,CHERI圍著桌子團團轉著圈。




如果說要是有人問起,和宇宙人遭遇之後感覺如何的話,堂本光一的回應無庸置疑的只能是這個了。




「糟透了…。」


地球全人類的存亡時間此刻邁入倒數六天。



评论
热度 ( 213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