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自知之明(一)

制冷机:

KT/AU/营业部长和设计师




1


堂本光一是个相当有自知之明的男人。




脸长得很帅但胡子不刮干净会显得邋遢,头发很顺滑但太过细软很容易塌所以很费发蜡。


外表对于男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在家怎么样都可以在外面却不能随心所欲,堂本光一很清楚这一点,出门在外总是清清爽爽。




当然,除了外表,堂本光一也是个很有干劲的男人。


做事情很认真但常常认真过头,忽略了太多不该忽略的。




比方说曾经交往过的为数不多的几位女朋友。




“扣酱其实最爱的还是自己吧。”


类似这样的话语,被分手时听过不下三遍。




长得帅,有钱,做事认真事业有成。


但在感情方面却磕磕绊绊不尽人意。




嘛嘛,这大概也代表了上天是公平的吧。


刚刚在公司车库接到女友,不,前任女友分手电话的堂本光一,手脚麻利地把车停好,盖章自己真是心态洒脱。




“光一,交往了快一年,你从来没说过爱我吧。”


一向爽朗大方的女生在电话里的语气听着很悲伤。




女人想听到什么样的话,喜欢听什么样的话。


其实这一点堂本光一心里也是很清楚的。




不是很擅长甜言蜜语的人,在恰当的时候说说好话会有多有效,堂本光一很清楚。




也曾经因为工作导致约会迟到,对着在餐厅里等着他,神情疲惫的女孩子说过:“就算是为了我们的以后,再多耐心等我一会儿好么?”这样少见却真心的话。




当时对方的确是感动地落下了眼泪的。半年之后,光一想告诉她自己终于升职了的时候,却听到了抱歉。




“我要订婚了。”


女生的表情不是不悲伤的,眼角眉梢的喜悦却也藏不住。




其实那一次是真的想过要一起走到最后的。


堂本光一有些自嘲地回忆着。




年轻男人的事业上升期,薪水不高工作却忙,有个温柔的女孩子一直陪在身边鼓励他,没有男人会不感动,不动心。




可是这些陪伴和等待的保质期实在太短了。




堂本光一虽然承认自己一直把工作放在首位,却总是摸不清对方心里到底对他要求了多少。


这么多次看下来,不管有多少,他给的总是不够的。








2


堂本剛第一次遇到堂本光一,看到的就是那个坐在法拉利里神情恍惚的帅气男人。




他今天是作为一位小有名气的室内设计师,被打算翻新办公区的证券公司邀请来实地考察的。




从家乡奈良来到东京上完美大,又在教授的研究室里多念了两年修士。


眼看着再不独立很有被吉田教授按着头念到博士的可能,剛去寻了已经工作两年的大学同学冈田准一的帮助,毕业后一个月不到就手忙脚乱地成立了一间个人工作室。


从简单的图纸到规模一点点变大的项目,从只有剛和助理两个人到现在二十多人的团队,磕磕绊绊却也算顺利,至今已经走到了第六年。


虽然现在工作室已经逐渐走上正轨,固定客户群体不用发愁。但不夸张地说,工作室的初期顾客,基本都是吉田教授闭着眼扔过来的。


堂本剛一直觉得,工作室的运行假如只靠他自己,铁定无人问津。




设计师堂本剛,虽是科班出身,却有着及其强烈的个人风格。


这种个人风格体现在他的设计上,体现在他的穿衣风格上,也体现在了他的为人处事上。


看得懂他的人,自然是赞赏有加爱不释手,比如对他的毕业依然不舍的吉田教授。


看不懂的人则是完全说不出什么名堂,可能还会觉得不伦不类奇奇怪怪的。


比如面前这个,刚刚还坐在法拉利里面容悲戚要哭不哭的男人,这时候却在侧面对自己投来了非常强烈的目光。








堂本光一自认为之前在车里发了没一会儿呆之后,又一次被甩这件事对他已经完全没有影响了。


但走进大楼跟着前面的人进了电梯并排站着以后,他才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大脑的转速其实还是有点慢。




身边的人个头比自己矮一些,微卷的头发长度刚过锁骨,将将遮住小半张侧脸搭在了肩上。尺寸大得过分的T恤松松垮垮地挂在肩头,露出一点圆润的肩膀和上臂。下身的垮裤却宽宽松松遮得严实看不出个所以然。




堂本光一又看了一眼楼层,确定了身边这个人是要跟自己去同一层。


真是,这位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女士,是不知道他们公司对着装的要求有多变态吗?本社员工自然不用说,外来客户也一致要求整套正装。这样的要求虽然不是唯一,却也十分少见了。




是的,这时候堂本剛还不知道,堂本光一奇怪地打量自己的理由,以及没看见正脸就被误认为了是个女人这件事。




“不好意思,打扰…您是要去JS证券公司吗?”


堂本光一本着为对方着想的心态开了口。虽然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来意,但他待会儿可一点儿都不想看见这位被拦在前台的情景。




“诶?您是在跟我说话吗?”


堂本剛猝不及防被搭了话,转过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诶?…男人?……诶?这么可爱的?


堂本光一突然不能理解自己,看见对方正脸的瞬间为什么会冒出这种想法。




但由不得他不解,对方投射过来的上目线太过热切实在让他有些吃不消。




“是的,我是JS公司的员工。我看您要去的楼层是我们公司,不知道您……”


堂本光一斟酌着开口。即使对面这个男人因为疑惑睁得圆溜溜的大眼睛已经让他有些迟钝,但作为JS公司的营业部长礼数总要周全。




“啊,这样!我是和您公司合作的室内设计师,约好今天来考察呢。”


堂本剛了然地点点头,回答道。


艺术家的天性驱使他借着对方还没回话的空档迅速地上下打量了一番。


眼前这个男人长了一张非常适合做造型的脸,下颚骨和鼻子的弧线让他有点速写的冲动。但一身搭配严肃的深色西装三件套实在有些沉闷了,跟他说话的表情也很严肃的样子,年纪看着虽然不大,气质却沉稳得有些发冷。


要不是刚刚看过他坐在车里恍惚间带了些示弱意味的表情,可能真的会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人吧,剛心想。




“是这样啊……”


设计师?虽然也在外来访客的范畴里,但既然是约好以后就这样来了,那应该也没什么。的确听说了最近有一块办公区要改装一下……但这个设计师是谁找来的呢。


堂本光一若有所思。








“啊,堂本桑!”


电梯门一打开,斜靠在前台边上一看就是在等人的城岛就热情地开口唤人。




光一正在疑惑上午不是才和城岛见面谈了工作怎么下午如此热情,就看见身边和自己一起从电梯里出来的男人小声地笑着迎了上去。




“呼呼,城岛桑,还是一如既往这么热情呢。”


男人笑着开口。




“诶?堂本桑?do—u—mo—to?”


光一想也没想就冲着笑眯眯的男人问出了声。




没等对方回答,城岛就接过了话茬儿:“是呀,这是我废了好大功夫请来设计师,堂本剛。堂本桑,这是我们营业部的堂本桑,堂本光一。”


城岛说完之后就一副被自己逗乐的了样子笑着,光一也只好沉默着应和他笑笑。脑子里其实早就七嘴八舌炸开了锅。




本身姓堂本的人就特别少,城岛是上哪弄来另一个这么特别的堂本来的?




“哦~这位也是堂本桑啊,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堂本剛冲光一的方向点了点头,又扭向城岛,“好了,城岛桑不要开我玩笑了,带我去看看吧。”




堂本剛边说边从口袋里抬出一个小卷尺在手上摩挲着,似乎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的样子。然后又向光一又点了点头,和城岛一起往另一边办公区的方向走去。




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刚的背影,在原地愣了两三秒,才走向自己办公室的方向。








大概感受到了命运。








3


堂本光一再一次见到堂本刚是在一周后的下班时间。


堂本剛的打扮和上次异曲同工,乍一看乱七八糟再一看却很舒服的样子。上身斗篷一样的罩衫遮了个严实,下身的紧身裤闪着大块的亮片。之前没看出来,这位堂本桑的腿可真细啊。


有些不同的是这次头发梳了起来,在脑袋后面扎了个小揪。




关于这位堂本桑的来历,光一在一个星期内已经打听得七七八八。可惜网络上对方工作室的资料有不少,关于他本人的记述却寥寥无几。




“你不知道吗?中正银行在六本木那边新的店头和橱窗设计都是他做的,城岛前年去过一次以后就喜欢得不行。那边助理一说档期有空,立马就把人请来了。”


向人事部的好友长濑智也问起来,那家伙倒是说得头头是道。








“哟,剛桑。”


光一嘴角提起,向对方打招呼。




“光一……桑?”


那边突然被叫了名字也没有任何不快的样子,很快也回叫了光一的名字。




“叫你堂本桑实在有些奇怪,就直接用名字称呼了。”光一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




“没关系的,让我叫光一桑堂本的话我也会觉得有点奇怪的。不过,光一桑真的姓堂本吗?不是别的田中什么的吗?”


堂本剛笑起来竟然好像还有浅浅的酒窝。




虽然一听就是在开玩笑,光一还是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了门禁卡,凑到剛面前向他展示。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光一桑也是堂本。不过你这是要下班了吧,女朋友没有在家等吗?陪我在这闲聊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没人在等我。”




“那,mail地址可以给我吗?”




“诶?”




“呼呼,被吓到了吗。虽然才第二次见面,但我想送一套衣服给你。”




“诶…?送衣服给我吗?为什么?”




“当然不是免费的啦,如果光一桑愿意穿的话,请务必让我拍一拍照。”




“啊,是工作那方面的需要吗?”


堂本剛的工作室连服装设计也会涉及,要不是光一做到了这方面的功课,现在估计已经完全转不过弯了。




“也不…完全算是吧,不是要发表的衣服呢。只是我很喜欢的一套衣服,觉得适合光一桑,想让你穿了给我拍照发推。所以其实应该说是,我拜托光一桑帮我的忙才对。”


“而且,说不定,光一桑会变得有名哦~”




剛像光一先前把门禁卡凑近他面前一样,把自己的手机凑近了光一面前,推特界面显示的粉丝数是个非常夸张的数字。




“可以的,穿了让刚桑拍照。但是。”


光一顿住。




“诶?但是什么?”


这回是剛自己凑近了过来。




“但是不可以发推哦。”




堂本剛说的帮忙在光一看来根本算不上帮忙,只是穿衣服被拍照的话……虽然被拍照也不是很擅长,但面对的是面前这个人的话应该可以的。


真要说麻烦的话,唯一一点就是光一并不是非常习惯暴露在公众的视线之下。


之前城岛也试图撺掇他去接受一家金融杂志的采访,放话说要打造光一成为金融界的新星,超越已经离职去了纽约的木村前辈。但不凑巧的是木村恰好是他相熟的学长,他也切实地围观过学长被长枪短炮围攻的场景。


那场景,实在是不能想象身临其境。








“哦~光一桑~原来光一桑不想变得有名啊~”


剛黏糊糊又有点戏谑的口吻,在对方听来杀伤力几乎和上回的上目线旗鼓相当。




光一瞬间回神。


他活了三十年,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名字能被叫得这么好听。




等和堂本剛交换完mail地址,坐电梯到地下车库坐进了车里,光一的脑子里都还是刚刚的那句:“哦~光一桑~”。




堂本光一三十年的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宝贵的自知之明似乎丢掉了立场。








“光一桑~”








tbc.












阅读感谢

评论
热度 ( 514 )
  1. 夜雪-瓷琉子制冷机 转载了此文字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