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上春风的课 28(上)

云撰:

卧槽你们猜怎么着,今天突然手顺……!几个月憋不出来一行字今天直接敲到美甲断裂……


建议先看一下27,我自己就看了一遍才敢写(该)


带了A团尼尼出场


————————————————————


“听你母亲说,昨天就回家了?”企业做大了,节日里反而比普通人忙,25日当晚刚的父亲才换上家居的衣服,有点疲惫地坐在了餐桌主位上,“平时不是挺不想见我的么。”


“这说的什么话呀,”继母伸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上臂,嗔怪地说,“孩子早点回来陪我们,你老老实实高兴就好。”


刚坐在姐姐奈奈的身侧,神色柔和,看向父亲的眼神略有担忧,“之前听夫人说起你摔跤去医院的事,虽然是说的无大碍,但还是有点担心,干脆早点回家待几天。”


大概是很久没有从儿子口中听到如此直白的关心,父亲一时怔住,不习惯,但又高兴,侧着脸“嗯”了几声,“……也没什么事,就是说心脏不太好。老毛病了,你也知道的。”


奈奈忍不住笑了,抬手在嘴前虚挡了一下,“以前从来都说‘别啰嗦我没事’的,今天怎么了啊。”


刚也跟着笑了,帮父亲把水杯递过去。


 


“正好你在这,我想起来了,”饭快吃完了,父亲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刚说,“高三的推荐人名单送到我这里来了,成绩第一的孩子是凉子班上的,而且还跟咱们一个姓,叫……那个,叫……”


“光一对吧,”刚面色如常地回话,“确实是成绩很好的孩子。”


“哦对,你肯定认识,”父亲拍了一把脑门,“材料我也都看了,确实是很优秀,模样也端正……唉,难办。”


刚疑惑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成绩第三的,姓佐藤的,”讲到这里他笑了一声,“是佐藤理事的外甥的儿子。那老头子本人倒是没说什么,可前阵子他老婆给你母亲卖了个面子,还是提了。”


刚“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脸色上看出来不太赞同。


“不太好吧,”反而是奈奈出声反对了,“虽然这事和我没什么关系……这对那个第一的孩子来说不公平。”


“奈奈还是善良,”父亲慈爱地看了她一眼,“所以说难办哪,宁可这孩子有什么缺点还好说了,哪怕是难看点儿呢……”


刚似乎是被这句话逗笑了一瞬,想了想,慎重地开了口,“我也不是他们的班主任,倒也说不上偏袒……理事的心情当然要考虑,不过这件事,老师之间,哪怕学生们谈论起来都是围绕着光一的。强行选佐藤我们不是办不到,但是……在学生、家长之间有了更夸张的说法后,对学校整体印象确实是不好。”


父亲点头的动作有点迟缓,扭头看妻子,“你呢?不是说他老婆平时不搭理你,好不容易低声下气一回,要是让你难做了也不行。”


继母眨眨眼睛,笑容里还有点少女情态的俏皮,“你说的我未免也太没用?本来这事我也不掺和,而且松田理事最近开始进入我们圈子啦,第一天就是和我一起去的。”


贵妇们之间当然也是有大大小小的争端,有时候比商场上还要复杂。父亲听到松田的名字显然有点吃惊,“松田那个女人?终究还是进了你们圈子啊……”


“毕竟是自己做主的人,气势还是不一样;”继母招手叫仆人撤盘子换上水果,“我还以为是你和她打了招呼,原来是人家自己主动示好,真是让人心服口服。”


父亲哼了一声,还是高兴的,“那个女人最会钻空子,这时候主动拉你的手,下次开会少不得要讨点利去。不过和她这样的聪明人合作确实省心,佐藤那边得罪了就得罪了吧,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刚啊,那就这么定下来,推荐名额给第一名的孩子,叫……叫什么来着?”


“光一,”刚忍不住连声回答,声音有点微微发颤,“堂本光一。”


奈奈拿起果叉的手顿了一下,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笑着带过了。


 


 


“出门去啊?”上午十点,继母从一楼茶室出来,温柔地和在玄关换鞋的刚打招呼,“可别突然又回自己的小窝去啦,你爸爸要伤心的。”


刚回以笑容,“朋友事先约过,答应了还是得去……会在晚饭之前回来的。”


“那就好;”笑盈盈地快步过来,继母走到他跟前,“晚上做点炸物吧,你爸爸昨天晚上还说你小时候爱吃呢。”


刚顺从地点点头,顿了顿,压低声音对继母道谢,“昨天晚饭的时候……谢谢您。”


“我哪里出了什么力,还是借了松田理事的光;”继母轻轻捂着嘴,“这件事原本也该这样,第一名的孩子名正言顺呢。”


“您放心,”刚看着继母的眼睛再次许诺,“日后只专心顾好学校,主会社方面交给奈奈和姐夫,我说到一定会做到。”


继母嘴唇动了动,似乎是一瞬间真的有些过意不去想推辞,想了想却还是点点头,“……谢谢。刚,你是个好孩子。”


 


 


“是不是被家里骂了……”光一的声音被挡在围巾后面,听着有点闷闷的,“刚才到现在,你就一开始笑了一下。”


刚睁大眼睛,停住脚步,“真的吗……对不起。”


“……真是的,”光一语气带着笑,转过身正面对着他,冷风中头发乱糟糟地扬起,“不是要你道歉啊?”


细小的雪粘在他的睫毛上,跟着颤抖。刚看着看着,取下手套,用拇指轻轻去擦,“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啊。”


“……还道歉。”光一用力眨眼,像冬天的野生动物一样甩毛发上的雪,然后挽住刚的胳膊,“为什么不高兴?”


“嗯,”刚皱起眉头撅起嘴,“我小时候就不喜欢继母,被父亲骂过,还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她是对你好的’。”


“……”光一暗暗吃惊,原先他是并不知道刚有继母的,“那,难道她……”


“没有哦,一直表现出对我很好,”刚偷偷把手套给光一戴上,“可我果然还是很讨厌她。”


成年后的他从来没有在人前说过这句话,此刻却低着头,裹着光一的手,神态就像个有点委屈的小孩子。


光一盯着他的脸看,看得手冒汗舌头打结,“……快点,走。我要在外面亲你了你又骂我。”


 


风雪笼盖了外面的世界,也将恋人与外界有效地隔绝起来。两人待在刚的房子里,感受温暖与封闭。做饭,饮食,我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一起睡着了,又被吵闹的节目惊醒,醒来时会柔和地亲吻对方,家居服散发着同一种柔顺剂味道。


“是不是偷偷用的给自己的衣服别的柔顺剂啊?”光一把头枕在刚的肩膀上,脸朝内做出嗅嗅的动作,“怎么还是你比较香。”


刚侧过脸面对他,“是吧?青春期男生总是比较臭嘛。”


“……”光一哽住了,当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却还是瘪了下嘴,不开心地退开十几厘米,“哪有啊。”还是忍不住偷偷闻闻腋下,“根本没有的事……”


刚忍不住哼哼地笑开了,“怕什么呀,多臭我不也没嫌弃你。”


光一脸上又是气愤又是高兴的,用头撞了他几下,“……什么啊!”嘴上不满地抱怨,然后故意把手臂抬起来往他脸上凑,“不许说。”


刚假装做了几下嫌弃的表情,终究是看不得光一那副委屈神色,拉过他的手臂,像亲小孩那样在腋下啧地亲了一下,“小光当然不臭啦。”


光一一下喷笑了,“恶——心——!”不知道是不是痒的,笑得眼角弧度圆润地翘起,像个开心的小狐狸。


刚抬脚往他腋下挠,“笑什么笑——我都不嫌弃你,你也别嫌弃我的脚。还笑?”


光一嘻嘻哈哈地跟他的脚对打半天,最终两个人都打累了,刚才放下腿,“累死人了……不玩了。”


光一喘着气,脸上还在笑,视线渐渐转移到他脸上,眼神又渐渐充盈起来,满满都是恋慕。


“怎么了……”刚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颔了下巴,轻声询问,“怎么啦?”


光一看了一眼窗帘,外面的光线开始转暗了。他皱眉,整个人往前趴伏,头枕在刚的小腿上,手捏住他穿着波点花纹袜子的脚。


“我在想,”他说话的声音有点低,气息吹到露出来的毛发上,有点痒,“抓着脚,就不走了吧?”


刚看着他,根本不知道此刻内心该是感动还是难过的好。


他想起和继母的交易来,原本还堵得慌,此刻却完全想开了。别说也不是全为了他,就算是又怎样呢?他现在给我的难道不值得么。


他低下头去,亲亲他的眼睛。


 


* * *


“是不是秀一到啦?”继母伸着脖子往走廊的方向看,脸上是抑制不住的高兴,“奈奈,快去接一下。”


“知道啦,”奈奈穿着和服,起身有点难,被刚扶了一把后感激地回以笑容,“妈妈你也太心急了,是我丈夫呢。”


“这孩子胡说什么……”继母睁圆了眼睛,反而是父亲笑了,“就当是夸你年轻吧?女儿还有危机感呢。”被继母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刚也有点好奇,这个忙到除夕当晚才能赶回来的姐夫该是什么样的人,有点担心是个夸夸其谈的傻货。


“非常抱歉,”进来的人戴着眼镜,长相平和,看动作是搂着奈奈直到进房前才松的手,头发上还有点点的雪花未化,西装非常正式但不花俏,“拖到现在才回来,父亲,母亲……还有这位是,小舅子吗?初次见面,我是森秀一,现在才来打招呼非常过意不去……”


刚没想到他竟是个很老实的人,愣了一下才连忙起身打招呼。


 


 


吃过了饭,大家照例打开电视看红白。刚和秀一一起坐的稍远,看到他因终于不再被父亲“重点针对”而松了口气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见笑了。”秀一显然也看见了,也笑着摸了下后脑勺。


“听刚才说的,姐夫是在电视台工作吗,”刚顺口和他聊起来,“难怪这么忙了。”


“之前是在电视台,现在去了影视外包公司,好歹有些经验能做中层了。”秀一放松了一点坐姿,看了一眼电视,“也确实是有点扛不动了,还在电视台的话,今天十有八九也是没空的。”


刚看了一眼电视,理解地点点头,“说的也对,这时候反而是电视台最忙的呢。”


一个当红女歌手唱完,主持人没说几句串词就点出了时下最红的男子偶像团体来,于是在继母和奈奈小声地惊叫和笑声中,又是一身白色齐刷刷的几个漂亮男孩儿登场了。似曾相识的场景几乎让刚有点恍惚起来,好像这一年的时间没有存在过一般。


“去年这时候我还在后台,”秀一有点怀念地看着电视,“也算是认识了他们,确实是挺讲礼貌的,也很机灵,红也真是理所应当。”


正好镜头给了一个秀气孩子特写,他也非常懂地精准wink了一下,奈奈开心地拍起手来,“啊nino!”


“和奈奈能深入结识,也多亏了这位,”秀一状若无奈地秀了一把,“本来是对我不怎么感兴趣的,但实在很想让她注意我,拼了面子去找二宫君要了签名……没想到非常顺利地就给我了,实在是……不感恩不行。”


刚边笑边“真的假的?厉害”捧场地听了这段故事,又看了一眼电视,突然想到了什么,眨眨眼,装似不经意地继续讨论,“他们事务所基本都是比较好看的男孩偶像吧?能做到这一步也是业界传奇了。”


“是啊。”秀一点点头,“不过也有些中层和我说过,这几年流行亲和温柔风格太久了,其实已经出现疲态;这几位已经做到了顶峰,再继续下去非得转型不可。”


“转型吗?”这正中了刚的心思,他继续问道,“男子偶像也是偶像,攻击性强了没关系吗?”


“要说我也不算特别精通这里面的道道,”秀一认真地和他解释起来,“不过多少还是赞同他们的说法,大众口味是循环往复的。其实仔细回想,二十年前也流行过威猛英挺类型的,十年前流行过桀骜不驯类型,只是现在温柔亲切占了太久的主流,大家有点习惯了这样想。他们事务所在去年的甄选上好像就有意在找那种……带点霸气的,有野兽感觉的男孩子,不过听说都不是特别理想。”


“唔……”刚轻皱了皱眉,像是想了谁,又摇摇头不打算提起了的样子。


“怎么了,”秀一好奇地问道,“小舅子是想起了谁吗?”


“没什么,”刚摆摆手,不怎么认真地说起,“我不是在家里的学校教课嘛……有个学生,长相确实很帅气,就是经常惹事,还去酒吧唱歌……人倒是不坏吧。帮着解决过一点小事,就和我说过想当明星呢。”说到这里笑起来,一脸的不可能,“我看还是……不太像能成。我就是想起来了,你也不用当真。”


“是么,”秀一听他这样说反而来了兴趣,“其实……可以让他试试啊。”


“真的么?还是算了吧,”刚又犹豫着委婉拒绝,偷偷点出了引见的方式,“万一很差……还亏了你在那边事务所的面子和人情,那就不好了。”


“不要紧的,”秀一摆摆手,“我跟小舅子你说实话吧,其实那边……真的说‘求男若渴’来形容都不为过;这两年也该推新的团了,一直没有合适的主唱。我听你说的那个孩子,条件好像还挺对的上,估计只要带过去了,人家还念着我上心了。我可真不吃亏。”


心里知道长濑这事门路通了,刚心里高兴,但还是没十分显露出来,“行,不过这阵子放假也不好去找,过几天开学了,我和他说说。不过现在的小孩子脾气怪,你估计也知道,当时说的事要当摇滚歌手,偶像这事万一不肯……”


“没关系没关系,”秀一反而更开心了,“越说我越觉得,说不定这个孩子就很合适呢?”


 


 


才过了18岁不久的长濑智也本人此时并不在知道他的美术老师绞尽脑汁给他抓住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正在酒吧的台上纵声嚎叫,涂抹得乱七八糟的油彩也遮不住俊美的脸和慑人心魄的眼睛。


光一站在台下,忍受着鬼哭狼嚎的音响效果和身边各式各样浓烈的香水和汗味,看着台上的好友,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又觉得,他大概天生就该是这样光芒万丈,拥抱狂热的。



评论
热度 ( 272 )

© 夜雪-瓷琉子 | Powered by LOFTER